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第一章 道门灵命之人

发布时间: 2015-03-05 17:28


逐鹿之地,亦指逐鹿天下。传闻乃古之大能,为博弈苍生大运,窃取天之大道而开辟的一方地界,酝有千万修仙道统,只取良才骄子返界重修,故而逐鹿之地,宗门角逐之地,隐晦之因今已难以查明。

  逐鹿北地,炎城。

  “师尊,万年一度的道门开启不剩五百年,想必应运而生之人已然出世,血煞宗和浩气门已经在炎城大范围搜寻天命灵根之人,不知掌门何时下令宗门弟子前往搜寻”。

  殿堂之上,一老者双目开瞌,“掌门早已有命于我,不出意外,你师兄七才已然到了该去的地方,吾执掌灵殿至今,还未见掌门师兄如此着急,也不知命数所指是否正确…”。

  “这就是掌门所传玉简中所指将有天命诞生之人出生的地方吗,可却如此贫瘠”。一望无际的火岩石,大地寸草不升,似炼狱一般,一清秀男子悬于半空喃喃道,寻找着村落,此人正是有命在身的七才。

  前行了三五日后,似看见了袅袅炊烟,隐隐似绿洲一样的村落。七才降于一山石之下徒步前行,以免惊扰到村民,带来不便。

  “村长,刚听打猎的老马说,在村口两里地看到一白袍男子往咱们村走来,要不要叫几个精壮汉子拦住他。据老一辈口传已有三千年没看见外人来过”。壮汉喘着粗气,坐在一老者旁边,似只等老者点头。

  多少岁月了,三千年?一万年?我方族之人隐于这贫瘠之地,为的是等待天命之人降世,可无数岁月的等待却如同囚禁一般,遥遥无期。还记得老村长一代一代归墟时的嘱托,逢天命降世,有七彩之光散于天穹,七日之雨润大地而万物重生。老者眸中似有精光,“老马,把村里的小孩都带到祠堂外”。

  “村长,这是要?我马上去”。壮汉见村长闭目摇头,应允一声起身向外而去。待壮汉走远,村长看着村口方向,慢慢起身,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撑着拐杖漫步而出。

  “这位乡民,请问此地村落是否叫方村,我乃炎城命宗修仙之人,持家师之命寻方族有事榷商,不知村长”。七才立于一村口,对一大汉说道。

  “贫瘠之地,不知贵宗来此处有何要事,听闻炎城有三宗,命宗、血煞、浩气,命宗第一可是”。只见两位村民搀扶着一老者缓步走来,七才心中诧异,万里之外贫瘠之地怎能知炎城之事。连抱拳施礼,“敢问老先生何人,于此地知万里之事,我在贵族也并未察觉有修士存在?”。

  “我是这里的村长,叫我方老便好,方族于此地已经有些岁月了,看样子三千年过去了,炎城宗门格局并未改变啊。”老者似有感慨,“先生一路来此,还请到家中休息一二,再作询问可好”。

  “甚好,村长请”。七才抱拳示礼,客气道。一行人缓步走进村长家中。

  不多时,一行人于堂中坐下。“还问请教先生字号?”

  “字号便罢了,我名七才,师从命宗灵门,家师灵运子”。七才抱拳回应,“不知道老村长可否对我进行解惑”。

  “不敢不敢,你们先出去吧,我单独和贵客聊聊”,众人听闻,渐渐散去。“如果我没猜错,你肯定诧异为何我知万里之外的事,毕竟这贫瘠之地一无灵气更无修士”。

  “方族隐于此地有些岁月,但村里祠堂有记此地乃逐鹿之地之北蛮夷荒地,逐鹿有是四域十八城,炎城应属炎域地界,还有寒域,灵域,魔域。传言乃大能势力而分,可对?”。七才满是诧异,不等七才回答,“道门千年一开,为寻所归之人,纳为己用,贵门应是来我方族寻道门所归之人吧?敢问家师怎的遣你来此?”。

  “家师乃是奉掌门之命,如何推算,我等修为浅薄也是不知,只授一法来寻方族之人归宗。还请方老明示可知其人”。七才已然立于座前,恭敬道。

  “我也不知,不过我已叫他们把村里岁龄二十之下的孩子唤于祠堂前,即贵宗有识灵之法,尔后一同前往”。方老起身,同七才走出。

  祠堂门前,有二三十少年立于空地上嬉笑打闹,不知为何要傻傻的站在这里。

  “都老实点,村长来了,他身旁的可是仙人”一大汉吼道。少年们安静了下来,看着走来的村长二人。

  “都到齐了吧?”方老看向身侧的老马。

  “方老三家的方天跟老三出去采药了,没在村里,估计最迟也要明天伴晚回来”。

  “没事,那就先看看这些孩子”。方老点了点头,“先生,你看可好,有一小孩未到”。

  “行,我先测一下吧,或许这里已有所找之人”。众人只见七才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古玉,隐隐有柔和的绿光泛起。“此玉,虽不是什么法宝,却可测人灵命,凡通灵命之人可让此玉泛三种色彩,紫、红、黄,代表上中下,三等颜色越深,灵命越好。你们按照顺序从左到右依次来我面前”。

  “赶紧的,都愣着干什么,兔崽子快去”。一壮汉一脚踹在前排的一少年屁股上,叫骂到。

  “爹,别踹我了,我不是在去么”。少年紧张的走到七才面前,只见七才右手掐决,将古玉贴于少年额头,但却不见丝毫反映。“凡,不入命,下一个”,七才摇了摇头缓缓道。

  “没用的东西,赶紧滚回去”大汉领着少年退至一边,脸上有些许遗憾。

  “凡,不入命”,“凡,不入命”….

  “村长,都已经十几个了,怎么一个能让古玉发光的人都没啊”,站在一旁的老马,似带着一点焦急,仿佛知道这与村落历史有莫大关系。

  “不急,入命不入命皆是天命,既然他家师算得出,那说明就在方族之中”。方老微笑着道,似乎很有信心。

  “看,发光了,红色的”少年们惊呼道。

  “中等之资”七才心里苦笑,这是最后一个少年,但却只是中等之资,与师尊所说却不符合。

  “仙人,我家孩子这是可以跟你修仙去了吗”。只见一位一脸喜悦的村民跑到少年身边,激动的询问到。

  “这”。七才无奈,此番前来难道是师尊算错?“方老,方才听闻还有一子未到,不如等他归来再测一下,一面遗漏,至于此中等之资,带回宗门也无妨”。

  “是的,要明日伴晚,先生可滞留一宿”。方老内心也满是遗憾,这村里遗籍所注确实不符,怎只是中等之资。“大家散去吧,明日再议,先生到家中留宿一夜,如何”。

  “却之不恭,我也有未明之处向方老请教”,说着便与村长一同离去。

  祠堂空地上。“方林,你听见没,你明天之后就可以跟仙人一起离开,修仙了,真是好羡慕你”。一虎头虎脑的少年对着一位呆立的少年说道。。

  “啊,是的。以后等我厉害了会常回来看你们的”,这少年望向方老他们离去的方向,眼中似有坚定之意,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是夜,村落外响起了夜鸣鸟的声音,属于这村落不同的一天就这样在黑夜中静静歇息。而离此地数十里的地方,一对父子坐在篝火面前,年长的男子似乎在对身旁的小孩说着什么…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