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第七十七章 齐聚风灵谷

发布时间: 2015-03-01 21:36


云别没想到这里会出现一只苍云狗,他不知道自己一早就被跟踪了,肩膀一轻,蓝狐狸从云别的身上跳了下来,顺着垂挂下来的藤蔓向着山腰爬去。

  云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苍云狗咧嘴笑道“听说你杀了一个白云姣蟒犬是吗?”云别一挑眉道“怎么?来报仇的?没错就是我干的!”

  “怎么会呢?”苍云狗的回答倒是出人意料道“我巴不得那帮家伙死绝了才好,低等的混血物种,一直我们一族的耻辱”

  云别长大嘴巴‘啊’的一声,对苍云狗的回答显然有些没想到。

  “走吧,看在你杀了它的份上……”苍云狗道“头也不回,夹着尾巴灰溜溜他逃走吧”

  云别气的浑身直抖。

  与此同时,蓝狐狸飞快的来到了半山腰,熟门熟路的来到了鸟窝旁,青鸟不在,无鸟把守,蓝狐狸笑眯眯的搓了搓爪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忽然一声清脆的鸟鸣在蓝狐狸的耳边响起,脸上的笑容瞬间定格。

  蓝狐狸气的龇牙咧嘴,十几天来多次向找机会下手,都被青鸟发现了,青鸟似乎寻找到了蓝狐狸的规律,每当它刚出现青鸟一准现身,虽然蓝狐狸不怕青鸟,但这只脾气暴躁的鸟可是一个刺头。

  张嘴一叼,咬住一枚鸟蛋。

  管你三七二十一,反正都已经来了,还能空手而归?蓝狐狸是这么想的,纵身一跃跳上距离山腰仅仅只有二十丈的山顶,站在平台上,四肢匍匐、虎视眈眈,蓝狐狸不跑了,为了鸟蛋,它决定要与青鸟一决雌雄。

  泼皮无赖三青子,骤然那么一认真,真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感觉,一下子还真把青鸟给震住了。

  随知在瞬间,蓝狐狸张嘴一吐,口中的鸟蛋笔直的射向青鸟,以青鸟灵活的身躯和专注的精神力,蓝狐狸这么简单的攻击在它刚吐出口的时候就已经将一切就计算准确,青鸟‘面无表情’微微侧身自信躲过,躲过的刚好是一个鸟蛋飞行的距离,向着百丈下的山谷滚去。

  蓝狐狸伸爪子指了指,青鸟这才醒悟过来。

  骤然转身,挥动着翅膀迎着掉落的鸟蛋飞去,猛的一挥翅膀,谷底的地面骤然浮起一阵风托住掉落的鸟蛋,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青鸟绷紧的一颗心落了下来,正准备落地抓起鸟蛋飞回鸟窝的时候,‘咔擦’蛋液溅了一地,鸟蛋被苍云狗无情的踩碎了。

  苍云狗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脚掌的前方突然多处了一个鸟蛋,它的注意力集中在云别的身上,大放厥词、耀武扬威,以表示自己的宽容和强大。

  黏糊糊的蛋液粘在手掌心,苍云狗提起前掌看了一眼,破碎的蛋壳、蛋清和蛋黄,厌恶的甩了甩,将蛋壳扔向一旁的角落里。

  飞在高空的青鸟目睹这一切,这个举动彻底激怒了青鸟,一声仿佛能刺破耳膜的高昂,灵级妖兽的尊严不容侵犯,收拢双翼,它像一根纺梭,对着苍云狗闪电一般的射出,云别听到了鸟鸣,却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只听见‘呼’的破空声,有什么东西以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从半空急冲而下。

  ‘嘭’

  苍云狗刚才站立的地方,岩石崩碎像烟火一样溅开,爆裂,四碎,苍云狗像一只受惊的小鸡,缩在山脚根,它看到了,但它绝对想不到这只青鸟竟然是这样一个暴脾气,踩碎了它一个蛋,它竟然‘自杀’似得的一头撞了过来。

  石头被撞出了一个直径五尺深一尺的凹陷,抖了抖身上的石头碎屑,青鸟挥着翅膀飞了起来。

  苍云狗惊道“没死?都这样了竟然还能飞起来……不好!不好不好不好……”

  就在苍云狗长大了嘴巴,脑中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青鸟飞到了半空再一次快若闪电的般的向着苍云狗冲了过去。

  苍云狗夹着尾巴落荒而逃,大叫道“疯子吗?没错!一定是个疯子!哪一只灵级妖兽会用这种无赖的方法攻击?”

  青鸟的速度快,出奇的快,直来直去的加速度,云别只看到一道影子‘呼’的一下从眼前从左向右,紧接下一秒‘呼’的从右向左,山谷很长,至少以云别的视力看不到尽头,然而青鸟正以一种人族难以理解的速度,在这个笔直却狭长的山谷内来回快速的穿梭。

  苍云狗根本就不敢招惹这么一只不讲道理的疯子,它躲到几丈高的巨石背后,‘嘭’瞬间被击穿,它躲道山脚下,‘嘭’青鸟毫无顾忌的撞了上去。

  一下,岩石龟裂!

  二下,龟裂扩大。

  第三下,瞬间崩碎,像被风干的沙雕土崩瓦解。

  苍云狗怒吼道“疯子!疯子!你就是一个疯子,真的以为大爷怕了你吗?”

  苍云狗将一身狂怒化作战斗的动力,向着青鸟无惧的发出迎战,然而眼前空无一物,只有一个仿佛雕塑一样的云别站在山脚根。

  “它去哪了?”苍云狗疑惑道。

  伸手指了指背后,云别道“你身后”

  苍云狗顿感后背冰凉如芒在此,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全身毛发炸起,向前一跃与此同时转身,青鸟盘旋,挥着翅膀,漆黑如豆的眸子凝视着苍云狗,威严、不容侵犯、骄傲强大,它像一柄凶剑有王者之威。

  犯我边疆虽远必诛!

  这就是青鸟,绝不容忍、决不妥协!

  云别看了一眼苍云狗,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对着自己大呼小叫、指手画脚,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硕大的屁股对着自己不断的向后退,云别站在那一动不动,他看的清清楚楚,青鸟脾气暴躁有一股不容侵犯的威严在内,但同时青鸟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

  抬头看着山顶,蓝狐狸正欢快的从鸟窝一个接着一个的偷鸟蛋。

  云别低骂一声“这个偷蛋贼,连这么一个煞星都敢招惹,真佩服它有这个胆量”同时也暗自庆幸,明智的没跟它一块去,要不然此时苍云狗的尴尬就是那时自己的危机。

  然而就在此刻,天空上方一片阴影盘旋。

  大鹏与灵猴来了。

  落在了山顶上方。

  大鹏落地,灵猴从大鹏的身上跃下。

  灵猴道“就是这里吗?”

  大鹏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应该就是这里”回身看到了‘酒足饭饱’,躺在石头上晒肚皮的蓝狐狸,冷冷问道“这里是不是白蒙山、聚灵谷”

  蓝狐狸看了它们一样,舔了舔嘴唇继而又闭上眼睛。

  阳光、暖风。

  舒服的让蓝狐狸全身的骨头都酥了,哪有心思回答它。

  大鹏刚要发怒,被灵猴拉着来到了悬崖边,灵猴道“聚灵谷应该就是它”扭头对着大鹏伸手一指道“你听,有动静”

  大鹏道“难道有别的妖兽来的比我们还快?”

  说着,举起半边翅膀向着深谷挥去,还记得当初袭击云别他们的鹰妖,翅膀像铁门一样厚重,但是比起眼前的这只大鹏,两者之间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风灵形成一股凝而不散的风团,像一块大石头笔直的落下,‘轰’击碎在山谷之中,瞬间形成震耳欲聋的回音和乱作一团的风暴,山谷狭长,横向最大宽度不过十丈,一时间,声啸、暴风在耳边‘嗡隆隆’响个不停,两只妖兽倒没什么大碍,云别这双手捂住耳朵,巨大的风压犹如一尊大石压在他的身上,脑袋中仿佛有千万个大钟同时敲响,又有狂风肆虐。

  云别大叫哀嚎。

  与此同时,山脚下一只妖兽顺着山峰之间陡峭的岩石,跳上了山顶。

  山羊对大鹏和灵猴道“你们都来啦”

  来的真是山羊,然而话音落下的瞬间。

  “跑的很快嘛”

  诸修阴冷的双眼看着山羊它们,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山谷下一阵巨大声响,一道白影顺着山谷的藤蔓冲上了山顶。

  苍云狗落荒而逃,身上多处有锋利的擦伤。

  逐灵道“苍云狗?你怎么在这里?”

  苍云狗喘息道“我一路跟随着那个人类来到了这里,哪知道这里有一个疯子”

  诸修皱眉“疯子?”

  苍云狗刚想描述,耳畔熟悉的风声和眼角的余光捕捉到的那一幕身影,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地吼道“它来了!”

  众妖纷纷皱眉,望着峡谷口盘旋的这么一只三尺长一点的鸟儿,在看苍云狗狼狈的样子,好奇的观望,同时又闭上嘴巴,不想引火烧身。

  诸修问道“那个人类呢?”

  苍云狗道“他在下面!”

  诸修与逐灵同时怒吼“白痴!”

  刚要转身向下,却看见山谷的对面,十几只妖兽站在那里。

  一只青牛的犄角上坐着一只全身火红的松鼠,一双浓血般的双眸,杀戮、疯狂。

  火焰鼠咧嘴狞笑“好久不见,诸修!”

  诸修面无表情道“我可不想见到你!”

  …………

  像风一样的两只妖兽,突然打的不可开交,突然又消失无踪,短暂的愣神之后,云别浑身一哆嗦,只拍胸口。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慌乱之下像无头苍蝇,突然一拍脑袋“哎呀”一声,拔腿就向着风巽果实的方向走去。

  看着风巽果实,云别舔了舔舌头“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风巽果实是风灵聚积而成,人迹罕至地带,纯天然的风灵经过成千上万年不断的积累、蜕变,才形成了这么一颗果实。

  云别刚想伸手,被又一个声音打断了。

  “抱歉!这个东西不能给你”

  扭头看去,一只威严雄壮的白鹿沿着山谷缓缓走来,它的后背上还坐着一只青蛙。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