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第九章 殷圆

发布时间: 2015-02-02 17:32


屋内弥漫着些许烟味,但是却不呛鼻,反而带着一些清香。窗外漫天大雪,寒风透过缝隙涌进屋内,穆凡打了个冷颤,往炉火内添了些兽炭。炭火都是沉香木,用精湛的技艺雕成动物形状,栩栩如生。穆凡每拿起一个兽炭都有些不舍。

  他已经醒来两天了,这两天中每天都有饭菜从窗外递进来,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穆凡几次想跳出窗外都没有成功,明明敞开的窗户中似乎有一层无形的墙,他每次都严严实实地撞在上面。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但是他知道这间屋子是一个精致的牢笼,让他难以逃离。

  穆凡的记忆还停留在几日前奋力冲向那少女的时刻,他坐在床边努力回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只想起了那女孩的样子,以及在听到他说的那句“你怎么比我家的羊还重”后,那副满脸嗔怒的模样。

  想到少女被高高吊起施以鞭刑的惨状,穆凡又不由担心起来:“她浑身都是伤,不知道跑得快不快,有没有逃走,那些裕国人一个个都穷凶极恶,要是被抓回来那就糟了。”

  他不知道在他昏倒之后,陈青树带领着白水镇的人们对那个姜人女孩做了怎样残忍的事情。此刻他心中只是期盼那姜人女孩能逃离那些人的魔爪。

  窗外响起了“梆梆”的响声,那是送饭的人在敲窗户。穆凡连忙打开窗户,只见窗外站着一个黑袍人,那人与穆凡差不多高,也差不多瘦弱。他低着头,把脸深深地埋在帽子中。

  两天来穆凡第一次看到了给自己送饭的人,他有些激动地问道:“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间屋子里?”

  黑袍人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从一个暗红色的木盒中取出饭菜递给穆凡。

  “你为什么不说话,快放我出去。要是找不到我,慕容叔会很着急的。”

  风雪在窗外肆虐着,把那人的袍子吹得猎猎作响,宽大的黑袍贴紧了身体,使得那人胸口微微的突起格外引人注目,原来那黑袍人是个女子。

  黑袍女子收起饭盒,缓慢地转身准备离去。

  “你难道听不到我的声音,快放我出去。”穆凡被困在这间屋子两日,第一次见到活人,却是个木头人,这让他很沮丧。

  “如果你能听到我说话,能不能告诉我白水镇的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当时她伤的很重,很多人恨她,想要杀了她,不知道她有没有逃出来……”

  那个黑袍女子似乎听到了穆凡的话,微微一愣,转过身来。

  “你为什么……要救她。为什么不让她去死?”她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年迈的老妇人,说起话来有些含糊。

  穆凡摇摇头,道:“那个女孩并没有做错事,就因为是姜人,就因为裕国人痛恨姜人,难道就可以杀了她吗?阿爸从小就教我,对待每个人都要像对刚生的羊崽子一样,同样杀一个人也要像杀一头羊一样慎重。”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我讨厌那些人,讨厌他们的眼神,但我不知道这是对是错。”

  黑袍女子也同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也讨厌那些人,恨不得他们全死光了才好,所以你痛恨他们没有错。”

  穆凡红着脸摇头道:“我讨厌他们,但是没有想过要他们死。”

  黑袍女子咯咯地笑了起来:“你知道那些人对那个女孩做了什么?他们把她抽打得浑身没有一处是好的,又把她放在火上想要烧死她。这些人的祖先几百年前是卖祖求荣苟且偷生的畜生,几百年后他们的种也全都是虚伪狡诈**不如的东西,你说他们该不该死?”

  穆凡闻言大吃一惊,他颤声道:“果真如你所言……那个女孩子可还活着……”

  “她还活着,可是跟死了没有两样。她从此不能像常人一样走路,面目不能示人,她再也唱不出好听的歌了。”黑袍人沙哑的说道,浑身不住得颤抖着。

  穆凡想起那女孩清亮的歌声,正是那歌声触动了自己心中的勇气,才能做出那种举动,想到女孩清秀的面容,微嗔的表情,穆凡不由心头一酸。“她在哪里,能不能让我见见她。”

  黑袍人摇头道:“你不会想要见她,她现在奇丑无比,说起话来像个上了年纪老妇人。她本来就是个贪玩又不听话的坏孩子,出去采药的时候为了追一只兔子才走到裕国人的镇上,又累又饿的时候还去偷别人家的东西吃,被裕国人抓到之后还唱起姜人的歌曲,现在捡回一条性命算是好的了。”

  穆凡眼眶微红,握紧双拳怒道:“这些人可恶至极,要是在北牧,我就让阿爸把他们的羊全都收缴起来,让他们在冬天挨饿受冻,叫他们好好反省自己的作为。”

  黑袍女子听到这个有些荒诞的惩罚,似乎有些开心:“你不必这样惩罚他们了,因为整个白水镇的人已经被我师父的雷泽巨人一脚踩死了。以后你在也看不到这些让人生气的家伙了。”

  穆凡微微一惊,有些恼怒地说道:“这些人固然可恨,可白水镇的人是无辜的,你师父怎么可以把所有人都杀了。”

  黑袍女子也有些恼怒,沙哑地说道:“我师父说这些人该死,那就该死。你这个从北牧来的羊癞子,凭什么说我师傅不是。”

  “滥杀无辜……就是不对。”

  黑袍女子瘦弱的身躯在雪中瑟瑟发抖,像是极为气恼:“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也不是好人。你一定是跟那个给我羊腿吃的混蛋一样,看我漂亮想要对我图谋不轨,所以才出来充英雄装好汉来救我的!你还……你还……说我重!我师父说我瘦的跟水里飘的木头一样!你居然把我跟你家的臭羊比较。”

  穆凡睁大了双眼,看着黑袍女子说不出话来,他这才知这身穿黑袍的女子竟然就是那个女孩,看到这个女孩此刻站在面前嗔怒的样子就像在白水镇时一样,他只觉得心中极为喜悦。

  他激动地想要跃出窗外,没想到却一头撞在了无形的墙上,女孩见到这一幕,转嗔为喜,忍不住笑了出来。穆凡揉着脑袋,也笑了起来。

  可他看到女孩黑袍中露出来血迹斑斑的绑带,就不再笑了:“你,你……你可还好吗?”

  女孩也收起笑容,微微叹了一口气,撩下帽子,露出一张裹满绷带的脸,透过缝隙还看得到血色的疤痕,头上原本乌黑的秀发也不见了踪影。

  “我听我的声音,像不像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我再也不能唱歌,再也不能跳舞。我的脸也变得不能再见人啦,呜……”说到此处,她心中难受,忍不住大哭起来。

  穆凡也极为难过,隔着窗户说道:“你师父本事那么大,一定会治好你的。要是治不好,你就跟我一起去镐京找神医,定能治好你。”

  女孩闻言跳了起来,大声道:“我不去,那里是裕国人的地方,我宁愿死也不求裕国人。”

  穆凡沉默不语,雪越下越大,风也很急,女孩见穆凡不说话,吃力地弯腰收起木盒子,一边低声道:“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我是姜人,你不是,你不会懂的,好好吃饭吧,我走了。”她转过身,有些艰难地迈动脚步,一瘸一拐地走进风雪之中。

  穆凡望着那个蹒跚的背影,大声喊道:“我叫穆凡,你叫什么名字。”

  风雪呼啸中,传来微弱的声音,穆凡却听得很清楚。

  “我叫殷圆……”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