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第三十章 乐观生活的猪妖们

发布时间: 2015-01-29 15:45


加鄂又遇到一件棘手的事情。

  由于几天前在领地南面时常有穿山甲魔袭击族民,造成了一定死伤,便由术木儿带队过去围剿。过程中斩杀成年猛者境穿山甲魔两头,归一境十三头,并最终追杀到其老巢,杀死老弱三十多头,直接除族灭门!

  这一暴行惊动了它们的直属领主,四头真阶超品下位的剑甲豪猪。

  暴怒的猪妖们纠集了手下过来,好在它们忌惮山魈与鬼巫族的的势力,事情没做太绝,还留有回寰余地。它们只是稍微越过了领地的边线,与山魈和鬼巫族们对峙。

  事实上,猪妖们修为虽然高深,却生性懦弱。它们更希望在兽黎族当道的情势下找到一些微不足道的补偿,而不是惨烈地跟人火拼。更何况穿山甲魔们死了便死了,灭族便灭族了,跟它们剑甲豪猪有啥更深层次的关系吗?这一辈子活着,不就是为了更好地活着吗?

  在兽黎族主宰放逐地的大背景下,一群鬼巫人族加上一群臭名昭著的山魈,是很难得到认可的,即便他们看似强大。猪妖们对于人族的最终妥协深信不疑。

  猪妖们甚至已经开始幻想条件:食物啥的在它们那边根本不缺,装备武器啥的它们没什么概念,也不怎么想要……考虑好久才最终决定,或许可以要来一些人族奴隶,为它们搭建更舒适的窝棚!

  要知道鬼巫族那些高大、坚固的吊楼,可是猪妖们长久以来最渴望的幸福港湾,它们是多么讨厌那些个腥臭潮湿、还不通风的肮脏窝棚啊!

  山魈族的族长魁,主动为他的人族盟友扛起了责任。他将山魈族狱中的几名罪囚直接处决,并将尸体抬到猪妖们的跟前,说:“那些低贱的穿山甲魔罪大恶极!折磨了我的族人,又将他们残忍杀害,这难道不足以将它们除根灭族?”

  把这几个山魈罪囚杀死,再嫁祸给死去的穿山甲魔,反正它们死无对证,顺便也给猪妖们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

  如今的山魈族,真阶超品一位,真阶初品三位,猛者境一百四十多位,尽管高阶战力所余不多,可数量庞大的猛者境足以抵过这方面的劣势。因此在人族势力多半隐藏的前提下,魁说话的分量往往更足。

  四头猪妖实为一胎所生,老大灰一,老二次雄,老三三疯,老四笑幺。

  在兽黎族修炼到真阶以后,都可以不同程度地修饰外形,它们一般会偏向于人族的外表。这四头猪妖的身形偏矮,宽胖的类人身躯体上都放了个豪猪脑袋,只有浑身的剑甲毫毛坚愈精铁,稍显狰狞本色。

  猪妖们一听这话顿时有些始料未及,是这样的吗?真不知道。它们有生以来从来没有掌握细节的习惯,便也不知道怎样去辩驳。但它们确实打定了主意要讨点好处回去,不愿意丢了先声夺人的气势,否则不是白来了?

  最壮也是最矮的次雄咧开獠牙,怒道:“我们是特意过来问罪的,不是跑来被你们问的!”

  三疯在一旁义愤填膺,“杀了咱的属下还不认错!怎么这样?怎么能这样!你们是不是疯了?”

  笑幺严肃一笑:“不服,可以打!”

  灰一在肥胖的豪猪之中属于比较瘦的那种,它成熟稳重地沉吟半晌,才总结性地点了点头:“二弟、三弟、四弟,你们言之有理!”

  瘦高的加鄂站在魁的身边,作为一名高大的人族,他依然比魁矮了整整一个脑袋。“那些穿山甲魔十恶不赦,是我鬼巫族的敌人,我下令杀光了它们。”

  加鄂对眼前的猪妖并不害怕,可是他忌惮冲突之后的结果,是以他说出这话十分需要勇气。其实,他也不愿一直屈身于山魈族背后。

  鬼巫族毕竟不具有兽黎族的身份,在这放逐地处境尴尬,正如多年之前屈身于骨翼罴妖王一样,他们现在仍需要表面上依附于山魈族,才能够得到兽黎族的勉强认同。否则一旦独立崛起,必将迎来整个放逐地的敌意。

  随着年纪地增大,加鄂逐渐散去了冲动的勇气,能说出这话是冒了一些风险的。

  “既然你承认,那就最好。”灰一眯眼说道。

  四头猪妖弄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魁说道:“我代表山魈族敬佩四位领主的勇武,也愿意付出交好的诚意,却不愿与我的盟友一起背负狠毒的骂名!这毕竟是它们残忍在先,灭族是它们自找的宿命!”

  看到魁满腔正气的发话,猪妖们真心有些疑惑,它们的头脑毕竟没有这位千年一遇的山魈天才好使。它们将脑袋同时转向明显更好欺负的加鄂,笑幺问:“刚刚是你承认杀了咱的手下吧?”

  气势咄咄逼人。

  四头猪妖的座下,另有猛者境兽黎二十多名,它们跃跃欲试地盯着加鄂和他的一众手下。

  在场的双方实力相当,汁喉在加鄂的身后沉默不语,术木儿也满脸沉闷,魁带着老部下越翘和两名新晋真阶的少年山魈气势巍然,此外还有相当数目的猛者境。

  加鄂道:“各位领主!加鄂想问一句,当你们遇到同等问题时,是否会有同样的选择?这涉及到所有聪明种族的尊严,必须以血的方式去偿还!”

  他的意思是既然穿山甲魔杀了这么多山魈,就必须血债血偿。口气那叫一个正义凛然,虽然这事确实是他编造的。

  “杀了就是杀了!就得付出代价!筹码!”次雄听得有些头晕,它晃头狂怒,“老子可不管什么鲜血不鲜血!尊严不尊严!种族不种族!聪明不聪明!你们这么纠结,还有人知道吗!”

  三疯瞪大一双猪眼道:“听见没?不要想太多!”

  笑幺认真笑道:“明明很简单的事,却总喜欢绕弯子,这是要打架呢?”

  “二弟、三地、四弟,我觉得他们是太小气,想压低咱的筹码!”灰一看向加鄂族长,宽厚的长吻上凝起一弯幽深的弧度,“其实我知道你们的艰难,作为邻居,我们的要求其实很简单。给我一百个奴隶,盖几栋好房子……”

  说完这话四头猪妖形态各异,但无一例外都摆了一张期待的脸。

  猪妖们如此兴师动众图个啥?不就为了吃饱穿暖住得更舒服么?都说得很明白了,你们人族不要误会更不能想得太多,否则让咱每个都纠结。

  猪妖们的美好生活,就是干自己的活、吃自己的食、睡自己的窝。在万恶的放逐地,也存在简单快乐的生活!

  魁一脸庄严,在这群白痴的猪妖面前,他觉得这几年跟人族学的东西都是多余的。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以它们这种行事方法,尽管缺乏创意,许多时候却更能有效解决问题。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去威胁和勒索,因为它们看透了山魈和鬼巫族的尴尬处境,只要这个大的前提不变,结果就只有唯一。

  “奴隶?”加鄂皱眉。

  猪妖们赤/裸裸地点头,没有丝毫掩饰的意思。

  “或许,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汁喉突然开口说话,“对于你们而言,不过是换了个称呼。”

  在猪妖们的心目中,这本来就是讨价还价的环节,兽黎族也可以拥有一些狡黠。“你说说看。”

  “我们会让一些能干的族人帮助你们劳作,而且数目可以不止一百,他们将完全听从你们的吩咐,只需要一口饱饭。但前提一点,身份不能是奴隶,不接受无关的虐待,需要的时候可以回来。”

  “不止一百个?”次雄对这一点听得最清楚,它疑惑地看着这位大脑袋人族,觉得他是否脑子有点太大了。

  三疯道:“他应该是疯了。”

  笑幺无所谓道:“越多越好,反正打不过咱。”

  “二弟、三地、四弟,你们都认可吗?”灰一根本没等待弟弟们的回答,“我认可。”

  善良的猪妖们觉得赚大发了,它们早就想要这么一支人族作为自己领地的子民了!这群人族虽然渺小,却心灵手巧,做出来的东西多么精妙呀!看他们身上戴的那些骨饰,哪一件不是精致又美丽?

  担心他们的势力渗入?完全不用担心!灰一都想好了,专门挑一些老的和力气小的,反正要劳力的话咱自个儿多的是,要的就是他们生活的经验和做事的精巧!

  很久以来,猪妖们都在抱怨,抱怨骨翼罴妖王的暴殄天物,抱怨山魈们的杀鸡取卵!怎么在它们剑甲豪猪的领地里,就没这样一支懂得生活艺术的人族呢?这人族虽然心思多了一些,但确实有他们存在的价值嘛!

  之前猪妖们根本没想过真能要到一百个奴隶,事实上五十个它们就满足了!至于名字,叫不叫奴隶又有啥关系呢?虐待?人族这么脆弱,哪里经得起哪怕就一下虐待?他们饭量也不大,咱至于穷到还让他们挨饿么?需要的时候回去?回去就回去嘛,总数不变就行,时不时换点新鲜血液岂不是更好?这个艺术贵在交流嘛!

  总之不论怎么想,四头向往美好生活的猪妖都对人族的善意表示由衷的欣慰,就差签一个互不侵犯邻友好条约了!

  加鄂侧头看着他的黑狱司长,对他的言语有些不满,也有些疑惑。汁喉低声解释道:“少主刚刚来过,您当时正在跟它们交涉。”

  灰一突然意识到什么,瞟了一眼汁喉,再看向加鄂,担忧问道:“他说的话,算数吗?”

  加鄂斩钉截铁地挥手:“他的意思,就是我要说的话!”

  加鄂口中的“他”,当然不是汁喉。不过在这种口吻下说出来,相信少阳俊与相信汁喉,没有多大区别。

  魁对场间的形势把握得很清楚,大声说道:“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灰一张开细眼同样报以微笑:“我们四兄弟习惯于忘记过去,展眼未来!二弟、三弟、四弟,你们说是吧?我认为是的!”

  ……

  ……

  (九年后的情况基本说得差不多了,下一段情节马上展开,鬼巫人族将面临新的矛盾。这一章提到一群热爱生活的猪妖,个人很喜欢,光明、温暖和自由,生灵们共同的追求,这才是真性情。不过少阳俊把这一百个人族弄去猪妖的领地,人数多不多少不少,是要干嘛呢?)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