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沪媒:上海女排得不偿失 来了外援丢了自己

发布时间: 2015-01-29 14:33


  如果你不看队员身穿的运动服,一定以为上海队是八一队,八一队成了上海队。过去以“高举高打”著称的八一队,现在则是快变为主。相反,整场比赛上海女排则是大刀阔斧地“高举高打”。

  前中国女排主教练俞觉敏今年入主八一女排,他的到来使八一女排有了蜕变。八一女排不再是过去一味的北方式的粗犷,相反她们糅进了南方的细腻。只要一传到位,几乎所有的球都给副攻打。而且,八一队的许多反击球,同样由副攻完成。因此,每场比赛下来,她们的副攻手得分居然超过了主攻手。昨天第二场决赛,小将副攻袁心得了21分,她的得分甚至超过了上海队第一得分手塞纳。八一队的另一名副攻杨菁同样得了16分的高分。副攻能有如此之高的得分,说明她们的快攻战术完全打开了。

  同八一队相比,上海队的副攻则成了摆设。上海队的快攻战术打不出来,一方面是一传到位率太低,无奈只能由主攻手完成攻击;另一方面,上海队的二传手太年轻,许多到位差一点的球,也无法调整给副攻,因此只能组织强攻。八一队的拦网为什么一拦一个准?主要是上海队的进攻太单一了,副攻成了摆设,只要去拦强攻,保证一拦一个准。相反,上海队拦网成功率低,主要是八一队二传手沈静思的分配球比较合理,给副攻的球甚至比给主攻的球还多。拦副攻难,拦变化中的进攻更难。

  上海女排另一个硬伤是两名外援。客观地说,两名外援的到来,使得上海女排的快攻战术被削弱了。尤其是接应科祖赫,这位德国女排的强力接应,今年在上海女排成了低效率代名词。她的进攻点低、线路单一,经常被拦得没脾气。由于上了科祖赫,等于放弃了张磊擅长的跑动进攻。

  前上海女排二传手诸韵颖昨天也来到赛场,她委婉地说,“高举高打不是上海队擅长的,八一队在快速多变方面做得比较好。”主帅何炯表示:“我们的二传比较年轻,在很多球的分配和战术安排上不是太合理。另一个就是我们发球威胁不够,对方一传完成得好,一攻的准备就比较充分,对方五个攻手,都很有实力,一旦传球到位,想防住就比较困难。”

  在五场三胜制的比赛中,上海女排在主场连折两阵。之后的3场比赛将在客场进行,要想翻盘,难上加难。但何炯表示:“客场肯定比主场难打,不过队员的压力反而不会这么大,已经输了两场,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背水一战,希望队员能够把永不放弃的精神拿出来,希望能够拼出最好的状态。”

  本报记者 李京红 陶邢莹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