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第三十三章,部队要转移

发布时间: 2015-01-23 19:53


一百多人的连队一个战斗下来就剩下七十多人,迫击炮没有了,关明山问道“一排长,还有人会使用迫击炮吗?”

  “连长,老排长带了三个炮排的人,都牺牲了。现在连里没有人会用迫击炮。”

  “枪支弹药呢?两个小时能坚持吗?”

  “够用。三营留下的一些枪支弹药还在。”

  “好,不过了,给我守住。炮击过后鬼子可能又上来了,准备战斗。”

  “是。”

  四十分钟之后,阵地上能呼吸的仅仅十几个了。“一排长。后悔吗?”关明山在刚刚打退鬼子的又一次进攻之后问道。

  “连长,不后悔,老子这次打死至少五个鬼子,够本了。”

  “连长,你是黄埔的?”

  “你怎么知道?”

  “我们的老长官也有你这样一个戒指。”

  “你还认识这个戒指?”

  “连长,你瞧不起人,以前我们的排长也是一个黄埔生,作战勇敢,可惜去炸鬼子的王八壳子时牺牲了。”赵大柱说道。

  “你们的老长官是好样的。”

  “连长鬼子又上来了。”

  这时一伙穿着灰色军装的人也接近这里,一个中年戴着眼镜命令部队“快,快快。一定要把友军接应出来。”

  “政委,为什么让我们接应这伙白狗子?”是个十七八岁的警卫员说道。

  “铁锁。现在是联合抗日,晋绥军撤退了,留下一大片地方,李家沟是战略要地,那是一个咽喉,将来即使我们在这里开展出游击区,别人卡住你的脖子,能好受吗?”

  “原来是这样。”

  “命令部队快点。”

  “是。”

  “兄弟们,上刺刀。把手榴弹给我打光。”关明山看着这个阵地,马勒戈壁的老子穿越秀就这么结束了。

  手榴弹扔光了,鬼子已经接近阵地了,关明山站起来“冲啊。”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冲啊。”声音无比的响亮,回头看去,一些灰军装的人在山内冲了出来。

  突然关明山大喊“兄弟们,友军来支援我们来了,冲啊。”很快和鬼子搅在了一起,冲在最前面的关明山,刺死两个鬼子之后,被一个鬼子捅了一刀,一个鬼子还狠狠的给了关明山一枪托正打在关明山的脑袋上,光荣的倒在地上,一下子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一个泥土房,一个简易的战地医院,关明山就在这个病房内“白狗子连长醒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

  “注意纪律。”一个声音说完,进了这个病房。

  “同志你好。”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到关明山的病床前,“你好。贵军是?”明知故问。

  “我们是华夏革命军第十八路军。联合县抗日支队。”这个男子说道。

  “你好。”

  “好好养伤。”

  “谢谢。”

  “不用客气,我们都是华夏军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等你伤好了,我们好好聊聊。”

  “好的。我们连还有幸存者吗?”

  “还有四人,一个叫赵大柱,一个叫嘎子……”

  “谢谢。”关明山眼泪流了下来。

  “你们都是好样的,一个连拖住鬼子一个大队两个小时。”

  关明山,没有说话,仰头看天棚,“唉!”这人转身出去了。

  “支队长,政委他。”一阵脚步传来,一个人和这个人说道。

  “什么?快,快带我去看看。”很快忙乱的脚步走远了。

  不久听到一阵阵哭泣的声音,还有人拉架的声音“大队长,政委就是为了就这个白狗子才,我要杀了他。”

  “铁锁,干什么?政委是他打死的吗?是鬼子。在这嚎什么?他们都是打鬼子的英雄,出征前旅长说的话你忘了?”

  “支队长。”

  “你还是不是党员?党的政策不知道?统一战线没学过?白跟着政委这么长时间。”

  “支队长,让我下部队吧,我要给政委报仇。”

  “先关禁闭一天,好好清醒清醒。”

  “是。”脚步声渐渐远去。

  “老伙计,你怎么这么就走了,九九八十一难都过来了,呜呜呜。”男儿有泪不轻弹,支队长在大家离开之后也是痛哭流涕。

  关明山听着外面的哭声,心里也是十分难过,自己这个新兵连大部分的人还叫不上名字,可是现在却为了这个国家,为了驱除鞑虏,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支队长,支队长。”

  “什么事?”

  “报告支队长,旅部来命令了。”

  “走,回大队部。”

  躺在床上的关明山心里也是十分不好受,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情,感觉腰部和脑袋好像是有千万只小虫子再爬,咬牙坚持着,一会儿又昏睡过去。

  “换药了。”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进来。

  很快关明山知道自己的伤,原来是腰上一个大口子,缝的密密麻麻,脑袋开了瓢也被缝合了,腿上还有一处刀伤,还好没伤到内脏。

  看着换完药了,关明山说了句“谢谢。”感觉自己好受不少。不过得到的是一个白眼,我勒个去,看样子大家对统一战线理解不够,需加强学习!

  一会儿的功夫,支队长走了进来,“关连长,鬼子乘着我们立足未稳开始对我们进行扫荡,明天我们就要转移了,分区领导决定带着你们一起走。”

  “转移带着我们这些重伤员?”

  “是的。”

  “那你们的重伤员呢?”

  “他们留在当地的老百姓家中。”

  “赵大柱他们呢?”

  “连长。”门开了,赵大柱进来,这个小子,身体不是很高,不过机灵。看看他的身上就知道,这小子仅仅胳膊上挂了彩,脸上有个纱布。

  “把我们留下吧,不要给部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行。”

  “我们是不会走的。”

  “那我去请示一下。”说完支队长离开了这个病房。

  电话中“老领导,我是觉着吧,他是一个……”

  “不行,现在是什么时期?合作,我们不能破坏合作,我已经和第二战区长官部,来接他们的人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办理交接。”

  “是!”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