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逆转苍穹

发布时间: 2015-01-23 18:52


“八卦门,纪子寒!”

  “灵袖宫,南宫烟!”

  “龙牙寺,竺道生!”

  “快刀门,尉迟武侯!”

  “云从龙!”

  “司空沧海!”

  “卫不屈!”

  “花召奴!”

  八人齐声道“江湖涅!正气不灭!我等特来助少侠一臂之力!”言罢各自使出看家绝学,纵然敌手有千百余人,却是谈笑风生,心存正气,面色不改。

  可谓:伏龙八卦,玄武两仪,灵袖飞锦,踏波而行!佛前拜上,笑忘枯禅,横眉冷立,霸刀破钧!寻龙觅影,独剑从云,沧海无极,司空独步!混元无形,千军莫敌,苍云召奴,逆转天地!

  “萧衍!苍天开眼了!”李川儿虽也是习武之人,可从未见过如此场面,众人齐心协力,力战大唐腐朽不堪的武林,望图逆转苍穹,再创一个江湖。

  “多谢各位前辈!”萧衍朗声笑道,双掌忽沉,足下九转,片刻挥出十余掌,料是台上身影重重,也近不得身“今日,我萧衍不把江湖给倒过来,誓不罢休!”他大喝一声,双目一凛,向着楼中李世民奔去。

  楚羽生、陆展双得了竺道生相助,腾开身手,越战越勇。

  只见陆展双右臂重伤,但眉色不变,立于众人之中。片刻,他大喝一声,前足踏起,左掌下沉一定,提出八分气劲,呼啸而去,眨眼震飞十余名好手,众人看的大惊,没想到这黑衣侍卫到了如此绝境,气势却分毫不改。

  楚羽生大笑道“好展双!忒的痛快!”言罢,覆云蟠龙法斗转开来,双掌如青蛇吐信,手影重重,斜出直荡。人群中却是惨叫不断,各江湖好手目瞪口呆,有的竟步步后退,心头怯意大起。“怎么了!你们这些自称好汉的狗东西!刚刚的气魄哪去了?”楚羽生足尖点地,双掌合于一处,沉劲而发,顷刻败去八名长歌坊弟子,“来啊!”言着左手负后,单掌一反“你们不来,楚某人可就不客气了!”话罢,眉目一凝,踏地奔入人群之中...

  忽然陆展双身旁行来一人,他侧目看去,却是百花楼孟娘换了素衣,相助而来“我也是恩怨分明的人,这日便舍身陪你一回!”

  “孟娘?!”石震瞧得大惊,“你们百花楼可也是朝廷…”钟定也是喘着粗气,“你莫非要和这些江湖欲孽一同反了么?”

  “朝廷?!”孟娘冷哼一声,“奴家纵然是靠朝廷而起,开楼立派,可到了这关头,救我的却是谁?!”

  “我…”石震颇有些后悔自己胆气不足,之前看着这孟娘被魍所羞辱。

  “哼!孟娘,你这是毁了百花楼的名声,怕是步得这些断头鬼的后尘!”白长风不敌云从龙,几转身法来到孟娘面前喝道。

  “断头鬼?”忽然蓝衣纪子寒踏前一步,奔了过来,“待会谁断头,却还是难说!尔等鼠辈,接招!”言罢,伏龙八卦掌生出六十四般变化,劲风呼啸而至….

  “姓狄的,我家将军对你如此之好,你却还帮着李泰,真是不识好歹!助纣为虐!”长孙一梦脱了萧衍掌法,一剑向狄柔刺去。

  “师妹不可!”李承乾看的大惊,却被尉迟武侯刀法困住,当下难以脱身,只能全力对敌“这厮的霸刀三决好不厉害!刀者九短之首,果然名不虚传!”他躲开对方刀劈,一掌拍出,素雪凛凛,寒意再起。

  “来的好!”尉迟武侯大喝道,刀锋一偏,却是刀背翻出,粗掌一推,势取横扫千军...

  “假惺惺什么!”狄柔震退众人,听见李承乾喊长孙一梦住手,却是毫不领情,“臭丫头!当本姑娘怕你么?!”她娇喝一声,临海决运满周身,眉怒瞪起,足下一点对了过去...

  “梦秋!”虞心影大喝一声,后者点了点头,马步一沉单臂作台,朗声道“心影,来!”虞心影两步夸出,足尖怒踏,点臂而起,身法滞空,鸟瞰众敌手,双掌含于胸前,气劲大开,“都滚吧!”她大喝一声,寒铁掌如蛟龙出水,封川冻海,周围数十名乌石寨的弟子被这凛风一扫,皆是周身突寒,气海镇痛,当下倒地哀嚎不止。

  “八荒出鞘,星辰在手,轩辕问世,天地不留!”杨天行剑法越转越急,身法如行云流水,剑意化形,重重不绝,只把公治长逼得步步后退,“这厮的剑法已然通神,不输前朝的杨昊天!”他心头思量片刻,不料对方剑气又到,赶忙运起阴阳二力,掌风翻起,怒破而去。

  “还没完!”杨天行见自己五道剑气被破,当下眉色一凝,长剑八荒反身而负,足下踏出,右掌二指一并,顷刻化出剑意,双目陡睁喝到“天元心剑!”此剑式一出,竟是亘古苍穹,傲视天下的气魄!后者一愣,瞧得大惊....

  “善哉,善哉,大唐皇帝,可要贫僧助你?”李世民身旁行了两个黑面喇嘛,烛九尊抬头一看,愣了愣“赞普?”

  李世民点了点头,沉声“一切如约定而行,劳烦大师了!”

  “索朗,一会为兄可瞧瞧你的孔雀明王咒修的如何了!”赞普笑了笑,身法一转到了萧衍面前,“小道士,上次老衲的七步七王印还没使完,你这次可跑不掉了!”

  “哼!臭喇嘛,我还有要事,你滚开!”萧衍心头不想与此人纠缠,当下运起斗转星移,闪身而去。

  “恩?!”赞普一愣,不料这道士的身法比之从前,却是高明了太多。他立马双足沉地,须弥五界气势生开,喝道“七王宝印,狮子奋迅!”萧衍虽然脱出须弥五界不难,可对方内力通达世间,实然难全部避开。

  赞普笑了笑,一印推出,向萧衍身后而去,忽然小臂一紧,气劲受阻,丹田生凝,好不惊讶,“混元两极功?”他心头一愣,抬眼看去,广师灰衣素袍,单手负后,淡淡看着他“老喇嘛,上次你伤了我,今天该还了...”广师语气波澜无惊,足下却是一动,片刻人影模糊,衣袖飘然,双手急转,魔心连环手四象吞两仪,混元生天地,如百鬼朝魔劲风呼啸不已,似地狱六道变化何止千重。赞普一愣,也只能出招对去。

  “索朗!拦住这个小道士!”赞普眉头沉沉,片刻接了广师十余招,却只能后退几步,脱身不得。

  那叫索朗僧人点了点头,踏地而出,身法迅捷无比,眨眼便到了台上。他目光一扫,萧衍正在酣战众人杀出血路,他摇了摇头,不肯出手偷袭,也是等了片刻,喝道“小道士!可敢与我一战?!”

  萧衍瞥了他一眼,却不答话,接着右掌急出,破风式横扫众人,右足点地而起,踏海、揽月、摘星,三掌齐出,开出一条道路,他奔至离心身旁,见铁梦秋、虞心影正在人群混战之中,难以脱身。当下喊道“离心,还能战么?”

  后者双目凛凛,眉色不改,唾掉红沫,擦去血迹,答道“怎么不能!我离心今日不重书这江湖,誓不罢休!”

  “好小子!”萧衍点了点头,忽然身后索朗喇嘛奔来过来,“小道士哪里走!”

  “道长,你去找那李世民算账,我去挡他!”离心深呼一气,右掌忽翻,青璃剑紧握在手,回头看了前者一眼“还不快走!”话罢,左掌起潜龙叠影,右剑出碧水百花,顷刻缠住索朗,二者斗过数招。

  “恩?!也是个好手!”索朗瞧得一愣,“内力虽然不高,可这气势...”他单掌拍出,孔雀明王咒势大力沉,却又不失阴柔。离心虽知不敌,却凭着心头那股热血,避实就虚,强硬般敌过十余招。

  “着!”索朗一掌骗过对方回守,另一手沉腰急出,向离心胸前而去。

  “二师哥!当心!”忽然台上又闪上十余人,皆是青璃茫茫,足下踏着轻功,剑风呼啸向黑面喇嘛而去。

  “唐云!?”离心一愣,索朗被众剑客逼得退了三步,抬头沉眉看去,身前十二人皆是一般打扮。

  “你们怎么来了?!”离心看的大惊,脱口问道。

  “你替大师兄参加这武林大会,也是为了青山派不被朝廷落下口实。护派之责!我们怎能不来?”唐云笑道,随后袖袍摆,众人眉色一凝,朗声道,“青璃十二剑,同生同气!青山不覆,正气长存!”

  离心瞧得心胸热热,双目泛红,“好!如今武林不复,朝廷失道,我们不如今日大斗一场,还他个江湖重生!”

  “今日大斗一场,还他江湖重生!”众人闻言点头,朗声大笑,豪气冲天。

  “这些人武功皆不是一流好手,怎么还有如此气魄?”索朗看的摇头不解,目色沉沉。

  萧衍行至半路,秦灼闪到身前,三拳奔雷,气劲骇人,逼得前者侧身一避。眨眼间,几道剑气破空而行,一人身法灵动,出尘踏云,“少侠且去,这里交给云某!!!”说话的正是那通州独剑岭的云从龙,后者大笑三声,剑法觅影行龙,逼得秦灼不敢小视。

  “多谢!”萧衍点了点头,几步踏地而去。

  “哪里走!”此刻李恪见萧衍奔着李世民而去,已然是观望不得,当下运起身法奔出人群,阻拦后者,喝道“你这道士,不服朝廷号令,实在...”话未说完,一人三掌拍来,李恪一愣,赶忙抬手接招,“哪来的余孽?!”

  “狐面公子,你赶紧去找皇帝老头,这厮交给我!”出掌那人剑眉凤眼,正气凛然,“司空沧海在此!不知我这南海无极功,你能接几招?!”

  “哼,好大的口气!”李恪心头大怒,却知无法撇下这司空沧海,只能提起内力,全力攻去。

  “好小子!”二者过了几招,司空沧海看出对方武艺高超,也不敢轻敌。

  忽然萧衍身前围来几十人,皆是那城海帮、福镖门的宵小,“少侠,你自去得,这些窝囊废,我来打发。”片刻,声至人现,一玉面公子点地而来,软剑如影随行,刺的众人惨叫连连。

  “你是五仪山的花召奴!”萧衍一愣,脱口道。

  “少侠记性不差!”后者笑了笑,转身入了人群中,剑气荡开,给萧衍杀出道路。片刻,一女子轻功飘来,素软在手,剑步合一,此人看到萧衍被敌人围住,立马娇咤一声,软剑脱手,破空飞去,钉死几人。

  “臭小子,别发呆了!快去!”

  萧衍奔了几步,回头看去,“川儿!?”原来魑魅魍魉被卫不屈,南空烟所困,倒是让李川儿脱了险境。

  “事已至此!无论如何,今日必须有个了断,去吧!”女子言着,对他柔美一笑,“我看上的男子,便是这般顶天立地之人!”话罢,面色肃穆,去意已决,拔起素剑,杀入人群。

  “川儿!!!”萧衍眉色一凛,周身热血沸腾,心知这每一步,都是无数武林同道用血杀出。此刻,他双目透着坚定,心中充满力量,身法越行越快,直想把那苍穹都追赶下去...

  此刻此间,擂台上下皆是杀声不断,新派武林宵小仗着人多势众,又为擒那离心邀功,皆是红了眼,贪图富贵之相现于面上,浑然形同恶鬼出世,竟踩着同伴尸体而去。旧世江湖故人,眉色凛然,心中正气不灭,就算内力已尽,依然半步不退,傲然而立,尽皆使出浑身解数,为那萧衍杀出血路。

  “少侠快去!我等为你开路!”南宫烟喝道,飞仙灵袖功精髓尽出,天地红袖,拨云三尺,顷刻困住魑魅魍魉四人,“不屈,助少侠一臂之力!”

  卫不屈得了空,当下几步踏到李承乾身后,千军敌内劲百般霸道,拳法开山分岳。李承乾一愣,赶忙躲开,尉迟武侯见着卫不屈,二者对视一眼,“道生!拦着此人!我等去帮少侠!”

  “交给我!”竺道生身法一转,笑忘禅功内劲古朴深沉,竟让李承乾脱不得周身。

  “少侠!我二人送你一成!”二人几步奔至萧衍面前,劲力大开,猛然一震,破去数十人的阻拦,回头喝道,“少侠!来!”话罢二人马步一沉,四手成台,萧衍看的一愣,热血涌起,当下也不耽搁,几转身法,足下怒踏,借这一送,跃入苍穹,如苍鹰回天,蛟龙临顶….

  “混账!”李世民瞧得勃然大怒,心头发恨,引得重咳几声,“叫李恪统领左右营三千兵士,把这些逆天而行的江湖宵小全部斩尽杀绝!”

  “斩尽杀绝?”忽然人声传至,黑袍现身,李世民心头一惊,萧衍煞气凌人,立在身前,“李世民,你屠戮江湖二十年,杀人无数,灭门难书,今日,你欠这江湖的债,该还了!”那人冷冷道。

  “朕欠江湖!?”李世民不屑怒哼,寒声道,“你以为你一人到了此处,朕就得束手就擒么?可笑!”

  “你还能如何?”萧衍左右扫了片刻,“烛九尊,姓杨的老头?”他眉色忽沉,“有些棘手...”

  那烛九尊眉色一转,挠了挠头,“李世民,你叫我保护你儿子不是么,老可夫去了,今日之后两件事都了了,你可记好了。”

  “什么?!”李世民听的一惊,“姓烛的,我可也让你护卫我的安全了!”

  “呵!老夫就一个脑袋,四只手,哪忙得过来。”烛九尊故意笑着指了指台下,“你儿子李承乾和李恪都在下面,老夫已经忙不过来了!告辞!”话罢,嘻嘻一笑,撇下李世民,身法急转,片刻到了台上,却是左突右撞,打的不是武林旧人,却是那些贪图富贵的无耻宵小。

  “这姓烛的!”李世民握紧双拳,沉声不语。

  萧衍听闻身后喊杀之声源源不断,心头沉沉难言,当下踏出一步,屈手成抓,向李世民肩头扣去“到此为止了!”一言刚落,杨昊天屈手作剑,太始觅心,轩辕得道,顷刻生出十余剑气,逼的萧衍退后三步,“不行,此地需要速战速决!”他心头决意,身法斗转星移,指尖凝气,化玉虚玄冥破空点去。

  “阿弥陀佛,这位道长,你对圣上动武,可是大逆不道!”忽然,一个圆脸胖和尚闪身至前,双掌拍出。

  “嗯?”萧衍一愣,“这厮掌法飘然,内力雄浑,比那道清、道止都强出不少?”

  “杨昊天!道止!杀了这个此人!”李世民怒道,“敢对朕出手,死罪难逃!”

  杨昊天也不答话,顷刻人影骤变,足下生风,攻了过去。

  萧衍已在台上耗去大半内力,此刻有些额头生汗,略感疲惫,可是身后那杀声破天,却是众人浴血奋战的背影。他当下眉色怒瞪,双臂一震,内劲顺发逆行,混元百纳,似冲破玉虚心经的樊笼,“李世民,今日必须有个了解!”萧衍大喝一声,点地而起,不惧对方二人,对攻而去。

  “且慢!”忽然,一黑衣素袍的女子飘然而至,一掌内吞外翻,内力素雪傲梅,竟只凭气势便逼开了道止。另一手冷剑飞扬,百花怒生,九天碧水,三招和杨昊天斗了个平。

  萧衍一愣,瞧出对方招式来历,“你是?!文…”

  那女子点了点头,语气坚定,指着台下,“左右营的军士已然围来,川儿他们抵挡不了多久,此间交给我,我会给你个交代,还武林重生!”

  “好!萧某多谢谷主!”萧衍点了点头,回头看去楚羽生白袍染血,身上剑痕累累。陆展双单托一臂,力战了空、石震,狄柔被众人围住,喘着粗气,额头生汗。纪子寒、南宫烟、云从龙、竺道生、司空沧海、卫不屈、尉迟武侯、花召奴皆是身法缓下,招式生慢,内力渐空,李川儿却是被钟定余万丘联手围攻,嘴角艳红落下,眉色凛凛不改。

  “还不快去!”观音婢回头看了萧衍一眼,说道。

  萧衍看着众人拼死而战,毫无退意,皆是为了这武林最后的正气。他当下心头暴怒,也不耽搁,足下踏中酒楼雕栏,顷刻飞入人群,使出浑身解数,帮众人脱身。

  “少侠?!怎么回来了?”花召奴一愣,脱口问道。

  “莫非楼上还有好手?”尉迟武侯也是不解。

  “哈哈,你们瞧瞧谁来了?!”云从龙,几掌逼的秦灼,双手一抬,朗声笑道,“谷主,你终于来了!”

  “什么?”司空沧海脱出李恪拳风,眼角一撇,“谷主!”

  “来的好!”卫不屈大笑道,“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李世民,看你今日如何应对!”南宫烟冷笑道。

  ….

  萧衍一掌震退五人,足下飞奔,眨眼闪至李川儿面前,双拳齐出,逼得钟定余万丘连连败退“这小道士!”

  “萧衍!你怎么回来了?!”李川儿额头汗水沉沉,嘴角鲜血落下,脱口问道。

  “你瞧瞧谁来了?!”萧衍笑了笑,抬手指去。

  “谁?!”李川儿顺指看去,忽然周身一颤,“母…母后?!”

  “哈哈哈。”萧衍此刻明白过来,“原来这些江湖高手旧人,都在幽谷活的好好的,今天出了这谷,却让这武林涅!”

  “母后会如何处置?!”李川儿眉色一凝,“她忍心和父皇决裂么?”

  “有何不忍!”萧衍道袍一摆,气劲震出,一掌拍在钟定肩头,后者如遭重锤,口吐鲜血,倒地难起,“你母后穿上凤袍是大唐的文德皇后,可着这素袍却是幽谷鬼主,她竟然敢收留江湖旧人,便是为了大唐武林不灭!”

  “母后…”李川儿看着楼上女子背影,竟有些呆了…

  众人混战不休,台上台下刀光剑影,掌风拳劲,你来我往。只见公治长双掌翻腾和杨天行斗了个旗鼓相当,后者短刃斜出,长剑横扫,逼的公治长侧步避身,眉色沉沉。

  “这小子仗着宝刃神兵,老夫双手空空却是有些难办。”他想了片刻,忽然瞧见不远处一女子背心打开,破绽已现,“哼,左右先把他们人手毙掉一些!”公治长心中决定,足底一踏,躲开杨天行两剑,抓起身边几个江湖人士向前者掷去。

  杨天行一愣,反剑负后,两掌荡开二人,抬头一看,大呼不好“这厮好不阴险!”

  公治长用得了空,几步奔到狄柔身后,随手拔起地上朴刀,气灌小臂,猛然劈去。

  “阿柔!”

  “嗯?!”狄柔还在人群中厮杀,却还是对身后之事毫无准备,李承乾瞧得一惊,眉色一凝,两步赶上,左掌下沉拍出,逼退竺道生,右手急出扣紧狄柔肩膀往怀中一带。

  “乾哥?!”狄柔还未回过神来,已被李承乾抱在怀中,她还在发愣,只见公治长沉劲劈下,李承乾转身相护,背心敞开,却是深深挨了一刀,当下双足沉晃,似要跌倒。

  “乾哥!!!”狄柔双目泛红,心头焦急万分,她急忙扶起身前男子,柔声道“乾哥…你这是…便是不要命了么?!”

  “命?”李承乾左足狠狠一踏,将将立稳,不失气度,喘气道“当然要,可你却比我的性命更重要,纵然李某今日死在这里,也不能让你受伤。”

  “你这人…”狄柔听的一呆,片刻落痕滑下,哽咽不堪,“你要是死了,我找谁去诉说那些心事…”

  “是么?”李承乾咳嗽两声,笑道,“看来我在你心中有些位子,好,甚好。”

  “好什么!”狄柔拍他一下,娇嗔道“都什么时候,还讨趣!”话罢,赶忙打量起男子伤势“幸好有软甲相护,没有伤到内脏。”

  “无妨!”李承乾推开女子,死死瞪着公治长,“老道士,是李恪叫你来杀阿柔的么?!”言者双目欲裂,怒气冲冠。

  公治长一愣,却没想到李承乾对这女子用情如此之深,竟然舍命相护,“李将军,你身为大唐长皇子,怎么为个女子不惜自己的性命,真叫人失望!”

  “哼,是么?”李承乾冷笑道,“听闻你这功夫都是吃什么元婴丹修的,怕是早就坏了阴阳之道,你这个不男不女狗东西,又懂什么?!”

  “什么?!”公治长服食元婴丹许多年,这才弄得脸色苍白,语气阴冷,可却从来没有人如此羞辱他。公治长头怒火中烧,盯着李承乾和狄柔,寒声道,“今日如此混乱的局势,就是老夫杀了你二人,也无人可知!”

  “是么?!”狄柔看了李承乾两眼,确认对方没有大碍,于是行了几步,冷冷道“你杀我二人?本姑娘先杀了你这狗东西!”言罢,怒气催动周身内劲,临海决不止强了三分…

  ….

  “狐面人,住手!”忽然,萧衍身后闪出一人,只见道清眉色嘲弄,手中挟持一名女子。

  “妹妹!”李川儿瞧得大惊,随后秀目瞪起,语气转寒“臭和尚,你放开她!”

  “放开她?!”道清笑了笑,自己也在台上观察许久,心知这哑儿对李川儿等人至关重要,“也可以,你来换她!”道清指了指李川儿冷言道。

  “哑儿!”萧衍瞧得大惊,当下把面具摘下,目中透着火“道清,你若肯方开她,我今日饶你不死!”

  “饶我不死?笑话!你身旁女子是你相好吧!我若擒了她,看你又能如何?”道清指着李川儿,讥讽道。

  “姐…姐,别…过…来!”哑儿被掐着脖子,声音间间断断。

  “不换么?!”道清面色发狠,双指一并,顷刻在哑儿身上点了两下,后者偶出现血,双腿一软,却被道清掐着,也是跪不下去。

  “你这混账!!!”萧衍双拳紧攥,内力激的道袍扬起,杀意凛凛,竟把周围众人都惊的后退几步。

  “住手!”李川儿素剑一丢,朗声道“我换她!不过你可不许再伤她了!”

  “好说!”道清冷笑道,李川儿回头看了萧衍,微微一笑,片刻行了过去。

  “川儿…”萧衍此刻心头怒气难平,却又不能为力,“道清,我再说一句,你放开这女子,我能放你活命!”

  “哼!”道清不屑瞧着对方,只等李川儿缓缓走来。

  “小道士!你放这孽畜一命,和尚可不放!”片刻长安城南啸声传至,一白袍僧人踏在擂台之上,单掌一翻,禅杖滞空,一手反推,足下沉劲,“孽障!纳命来!”眨眼那禅杖穿山碎石,向道清飞去。

  “什么?!”道清一愣,“小师弟?!”他见了那禅杖飞来,不敢相敌,只能把哑儿横在身前,做那人盾。便是这一刹那的功夫,萧衍看出破绽,斗转星移,几步转出,黑袍荡开,人影鬼魅到了道清身前,一掌拍出,后者一愣赶忙退步。萧衍见势,右手反掌为扣,夺过哑儿揽在怀中,“丫头你怎么不听话躲在楼中?”

  “我…我见你们…”她本来乖乖躲在楼中,却见李川儿被众人围攻,似有不支,这才往擂台跑来,谁知刚到半途便被道清擒了,挟持为质。

  “没事!回来就好!”李川儿见她无事也还是松了口气,却是足下发软,体力不支。

  “川儿!”萧衍踏足回身,赶忙扶起女子,往她体内度入真气,“没事吧?”

  “小道士,你内力消耗太大,让和尚来!”道衍人影闪出,单手一提,停住禅杖,回身飘摇,右掌翻出各给两个女子度入真气。

  “和尚,你怎么来了?!”萧衍瞧见此人,不免大笑道。

  “我本和娘子周游大漠,本来准备在九天泉旁待些日子,怎知那日在玉门关外瞧见武林大会的告示,这才赶来。”他单手立起,扫了眼四周,“早知道这些个老家还在人间,我昨日便赶来了,好家伙!老皇帝!我看你今日如何应对!”

  “今日也是果报来了,朝廷不仁,天地不平,二十年了!多少门派惨遭屠戮,多少侠客身首异处!”萧衍冷眼扫了扫周围江湖宵小“这些人自称大唐江湖,却不知早就成了朝廷的狗!为了权贵厚禄,却是想捉拿青山派的人。”

  “青山派?!好!除了青山派,世间也无几个门派敢和朝廷对抗。”道衍闻言大笑,“百年青山,世间正气,没想到二十年了,青山派门风依旧,傲视这污浊不堪的江湖!”

  李川儿沉在萧衍怀中,叹了口气,却是轻松许多“二十年的仇怨….二十年的忍耐…二十年的果报,今日倒是被一个离心引了出来。侠者,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句小小相助却是蕴藏了九州八荒,华夏春秋几千年的义心肝胆!江湖不可无侠,世间不可无义!侠义….侠义….又有多少人能明白?!”

  “小道士!这孽障我来收拾,你护二位姑娘先走。”道衍朗声笑道,袈裟一摆,足下生风,片刻到了道清面前,禅杖一横,沉沉扫去“道清!师傅圆寂才几天?你便把古禅寺交给李世民了么?!”

  “哼!”道清冷哼一声,双拳沉腰,破势送出,“你不是叛出古禅寺了么?又有什么资格再来过问!”

  “佛爷就是资格!”道衍怒哼一声,也不管他在不在理,“我要替师傅教训教训你这孽障!”

  “呸!”道清虽然口上不服,可两拳接过禅杖,却是周身颤动,飞出两丈之外,两足发软,“你这功夫…”

  “我这功夫,便是师傅传的!如今替他打你,却是名至实归!”道衍大喝一声,两步点地而来,禅杖负后,单掌凝于胸前,目色凛人…

  “萧衍,不好,你看四周…”李川儿缓缓站稳,指了指四周,“左右营的人马来了,父皇要下杀手了….”

  “…”萧衍沉沉看着四周,均是铁甲卫士,弓弩在手,长枪生寒,横刀而立。

  “都住手!”石震也瞧出局势变化,大喝止住众人进攻,各路江湖门派宵小,路客散人,都慢慢退出擂台,余万丘,白长风,了空皆是身上带上,各自带着门中弟子退了下来“怎么了?石老大?”余万丘不解道。

  “朝廷兵马来了,我们不必大费周章了。”石震瞧着台上台下血迹斑斑,死伤无数,自己这方千百余江湖好手,如今却去了一半。

  “钟定呢?”白长风一愣,忽然问道。

  “你说的可是他?”卫不屈单手提着一人,单足踏地,掷了过来。

  石震一愣,抬手接去,却不免退了五步。众人定睛一看,这钟定已然气息全无。

  “这!?”余万丘瞧得大惊,可心里也清楚,这台是二十余人,都是当世一流高手,自己尚能保住一命,也是松了口气。

  …

  不远楼上,观音婢单掌逼退道止,素剑战平杨昊天,眉色一沉,朗声问道“世民,你还不罢手么?!”

  “婢儿,你是第一天认识朕么?”李世民瞧见来人,深深叹了口气“我当这群余孽是擅自出谷…没想到却是你和朕作对…”

  “二十年前,我没有护得师门,没有阻拦成你屠戮江湖….二十年后,这武林已经污浊不堪,侠义何存?今日,你想借故再开杀戒,我不能袖手旁观。”观音婢冷言道。

  道止笑了笑,踏足攻来,双拳势大力沉,“你如此和皇上说话?好个大不敬!”

  观音婢冷冷扫了他一眼,却只是淡淡立在原地。

  “瞧不起人么?!”道止圆脸透出杀意,心下大怒,无相神功催到极致,拳拳生风,毫不留情“看招!”他一步定稳,劲风袭去,忽然眼前寒光陡起,片刻消失,道止一愣,却是觉得右臂冰冰凉凉,他低头看去,不免大惊失色“我…我的右手。”

  观音婢头也不转,只是盯着李世民,冷冷道,“小和尚,念在你是出家人,我饶你一命,滚吧!”

  这一招断臂,剑气收放之快,让在场的杨昊天也不得不暗赞“先不说她使得是神兵天尊,就刚刚那淡淡一剑败了这道止来看,当年玄武门前,单掌破千军,冷剑平万里的文德皇后威严犹在….”

  “老李,你的皇后都来了,我这外人就不搀和了。”杨昊天收了剑意,退了几步,淡淡立在一丈外。

  “你不要搀和?”李世民一愣,“什意思?”

  杨昊天冷笑道,“论天下有何人取你性命我都可以拦下,唯独这观音婢,我拦不住。”

  “为何?”李世民不解道。

  “敌不过。”杨昊天淡淡回道。

  观音婢却被好似没有听见,只是淡淡看着李世民,“世民,我再问你一句,你罢不罢手?”

  “婢儿,你可是在逼朕?”李世民一改面色,深深望着面前女子。

  “不错,今日若你不罢手,我便只能如此了。”观音婢坚定答道。

  “杀了朕?天下不乱了么?”后者笑了笑。

  “不怕,这天下就算乱了,也会有能者平之,可人心乱了,却是无能为力。”观音婢踏出一步,天尊直指李世民脖颈。

  “你敢杀朕么?”李世民笑了笑。

  “我不想杀你。”观音婢淡淡道,眉色不变,气态依旧。

  “朕老了…”李世民,打量着身前女子,笑道“婢儿你却还是风华绝代。”

  “你不是老了。”观音婢摇了摇头,“你是变了。”

  “我变了?”李世民笑了两声,“其他人说朕变了,朕都是不信,唯独朕的皇后说朕变了…”他说着说着眉色黯淡下来,叹道“朕倒是有些寂寥的感觉。”

  “世民,今日已成死局,你再拖下去,有害无益!”观音婢冷冷道。

  “婢儿,还记得我们年少时遇着分歧如何处置的么?”李世民笑了笑,“你也明白,我最不怕的便是这逼迫,否者当年怎么从众多皇子中杀出血路?”

  “记得。”观音婢点了点头,“你要用那方法?”

  “不错。”李世民笑了笑,指着身旁三炷香道,“老规矩,香烧完,台下的反贼若是还能活下,我便罢手。”

  观音婢沉眉想了片刻,心中也知逼迫不是办法,她淡淡点了点头,“一言为定,若是你反悔…”

  “你这话却伤了朕的心,我认识你来,和你说过什么是反悔的?做便做了,便是灭那青山派,我也不言反悔二字。”李世民眉色一凝,沉言道。

  “好!不过今日若他们胜了,以后这江湖上的事…”后者回道。

  “这区区二十多人,若是胜了,朕就不管了。江湖正气么?我看能如何!”李世民冷笑道。

  观音婢点了点头,素袍一摆,回身看着台下,眉色紧紧。

  …

  “谷主怎么了?”云从龙一愣,“莫非皇帝老头暗算她?”

  “不,谷主的武功独步天下,就算是那赞普广凉师也难胜她。”南宫烟摇头道。

  “现在又如何?”纪子寒问道。

  “谷主肯定会给我们一个交代!”花召奴肯定道。

  “老卫,你这伤…”司空沧海侧头看去,卫不屈右臂沉下,却是受了刀伤。

  “不知谷主什么打算…”竺道士打量着周围层层包围,笑道。

  忽然一个胖子行了过来,笑道,“观音婢肯定不会让武林失望的!”众人侧目看去,却还是那烛九尊。

  “我相信谷主!”尉迟武侯阔步行来,金刀拖地,喘着气目光扫着台下甲胄之士。

  “左右营的人马到了,暂且住手!”李恪喝道,魑魅魍魉,公治长等人得了命令,纷纷运起轻功回到李恪身边。

  “乾哥!”狄柔紧张般扶着李承乾,后者背后剑伤不浅,竟有些失血过多,面色发白。

  “将军,该走了!”秦灼沉声道。

  “师兄,走吧!”长孙一梦轻功转来,瞪了狄柔一眼。

  “不…阿柔不走,我…我也不走。”李承乾坚定摇了摇头,“你二人走吧…”

  “将军!”

  “师兄!”

  李承乾笑了笑,看着身旁女子,却是欣慰,“你二人走吧…”

  “不!将军不走,我也不走!”秦灼单膝跪倒,朗声道。

  “哼…到底是为了这个姓狄的么?!”长孙一梦双目泛红,“她有什么好的?!”

  李承乾静静看着女子,也不答话。

  “好!你想死,就自己死啊!一会弓箭可是不长眼!”长孙一梦怒哼一声,行出几步,忽然转过头恶狠狠看着李承乾,“你便是个固执的石头,对你好的你不爱,对你不好的你却想个不停!蠢的要命!”言罢立在当地,也不离去。

  烛九尊此刻行至李承乾身边,笑道,“你皇帝老爹让我来救你,你愿不愿意下台?”

  “不。”李承乾沉沉摇头。

  “好…”烛九尊笑了,立在他身旁不在言语。

  …..

  “圣上有旨意,江湖宵小祸乱长安,格杀勿论!台上人听好了!若不想同流合污,早点下来束手就擒!”带头将军喝道。

  “慢!”李恪带着众人行下擂台,拿出令牌“我乃三皇子李恪!”

  “参见王爷!”带头将军拜倒在地,“此间凶险万分,还请王爷先离去。”

  “嗯。”李恪点了点头,冷眼看着台上李川儿和李承乾,“两个蠢货,什么江湖侠义…”他摇了摇头,带着魑魅魍魉和公治长缓缓行去…

  “赞普,人家大唐的事,你插什么手?”广凉师冷冷道,后者瞥了四周,见武林人士已退,台下全是甲胄兵士“李世民想动用军队?”他想了想喝道“索朗,退吧!此间事情已了!”

  后者点了点头,二人身形一闪,去了踪迹。

  “二师哥!”唐云扶起离心,后者抬头扫去,青璃十二剑互相搀扶,堪堪立在四周,“好,师弟们都在还…”

  “心影,我们…”铁梦秋看着层层甲胄,眉色沉沉。

  “师兄,我们走了,怕是他们少个助力…”虞心影取下鲜血染红的发带,长发飘飘,叹道,“今日走了,怕是武林再也不现了…”

  “梦秋!心影!”忽然台下一人站出,却还是长孙无忌,“你二人干什么呢!还不下来!”

  “师傅…”铁梦秋叹了口气,回身看了虞心影一眼,后者对视而去,只是淡淡一笑。铁梦秋点了点头,单膝拜倒,朗声道“师傅,徒儿不肖,可现在走了,大唐就再无江湖了!”

  “什么江湖!”长孙无忌喝道,“胡闹!”

  “师傅!”虞心影随之拜倒,声声坚定“今日我二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撇下他们!”

  “你们!”长孙无忌一愣,片刻叹气摇头…

  “果然是虞瑟和铁破军的后人。”杨天行在一旁看的点头,“都是英雄之辈!”

  “好!”忽然一人声响起,豪气盖天。

  众人侧目看去,道衍提着道清往台下一丢,左手取出腰间酒壶,怒饮三口,“痛快!今日忒的痛快!小道士接着!”话罢酒壶丢去…

  “大师…”虞心影看的一愣,片刻笑了起来,朗声道“大师说对!痛快!今日痛快!”

  “不错!”楚羽生符合道,“楚某以前都是和你二人为敌,今日却并肩而战,忒的痛快!”

  陆展双被孟娘扶着,也是点头赞许。

  萧衍袖袍一荡,接过酒水,痛饮几口,到了兴起之时却是举过头顶,如沐酒浴。

  “还有酒么?”司空沧海喝道。

  “能没有么!”纪子寒笑了笑,身影一转,到了台下席间,挑、点、荡、拨,眨眼数十壶美酒向台上飞去。

  司空沧海朗声笑着,双足踏地,伏龙八卦掌,左取右纳,把众酒壶都丢向个人,“各位!今日左右不知死活,不如痛饮几口!”

  “说得好!”尉迟武侯金刀一挑接过酒水,豪饮几口,“真他娘的痛快!痛快!”

  云从龙单掌一反,托起酒壶,文饮三段,灰袍一荡,“不错!今日是二十年来喝的最痛快的一次!”

  杨天行、卫不屈、花召奴、南宫烟、青璃十二剑纷纷接过酒壶,众人对视一看,不免朗声大笑。

  “众位!”道衍朗声道,“请了!”言罢接过一壶,怒饮不断。

  “请!”台上众人笑了几声,纷纷仰面举壶,直饮得周身淋淋洒洒,擂台上豪气冲天。

  “川儿,你还有伤!”萧衍笑道

  “要你管!”李川儿娇嗔般瞪了他一眼,抢过酒壶饮了几口,“好,今日这般经历,我从小到大都没经历过…”

  “好玩么?”萧衍接过酒壶,大口饮起,淋漓尽致。

  “好玩!”李川儿听了哈哈大笑,引得众人附和。

  “嗯…”哑儿也点了点头,“这些都是好人…”

  “这位姐姐,那下面的人呢?”竺道生偷偷取了一壶酒,问道。

  “他们不分青红皂白,颠倒是非,只为功名利禄就乱杀人…肯..肯定是坏人…”哑儿从未说过人坏话,此刻却是声音越来越小。

  “不错不错!他们就是大大的坏人!”竺道生言罢也喝了几口,不免呛得咳嗽,“酒怎么如此辣?”

  “你这小子!”南宫烟行了过来,素指戳在前者额头,“小孩子,喝什么酒?!”

  众人闻言,互相对视一眼,均是哈哈大笑,心头好不畅快。

  “有趣。”道衍瞧了瞧竺道生,不免点头“这个小沙弥也是我辈中人,佛门来者不断,善哉善哉!”

  “你们还要抵抗么?!”台下将军见众人不惧生死,还喝起酒来,也是眉色转黑,喝道。

  “抵抗?”萧衍笑着摆手,“还是你们别抵抗了。”

  “大胆”。带头将军喝道,忽然身后行来一侍卫,低声道,“圣上口谕,现在动手,时限为三炷香。”

  “时限三炷香,什么意思?”带头将军一愣,不解道。

  那侍卫低头附耳言了片刻,后者听得一呆,也只能点头领旨。

  “动手!”

  片刻三千甲士阵型一变,数百名弓弩手行了出来,雕工沉沉,翎羽落落,寒光凛凛。

  “慢!”秦灼大喝一声,“李承乾李将军还在此地,不可用箭!”

  “什么?!”带头将军一愣,赶忙抬眼看去,“李…李将军?”

  “如何是好?”身后副将沉眉问道,“伤了李将军,是死罪,不上台抓人,也是死罪,左右都是死…”

  带头将军眉色转沉,不敢妄自武断。

  过了片刻,身后侍卫却是提醒道,“半柱香了,将军快动手。”

  “嗯…”带头将军似有所悟,当下单手示意,大喝道“不许用箭,不许伤了李将军!其他人等格杀勿论!”

  “遵命!”身后甲士抬手接令,弓弩尽皆退去,三千人踏着阵型,缓缓向台上攻去。

  “现在怎么办?老云?”卫不屈拍了拍云从龙,笑道。

  “怎么办?来多少,杀多少,这么办。”云从龙笑了笑。

  “可这兵士都是身穿甲胄,不似寻常江湖之士那般好对付。”南宫烟提醒道。

  “南宫,那你说怎么办?”尉迟武侯问道。

  “战是必须要战的!可是…”纪子寒沉眉道。

  “可是要有破甲兵器。”杨天行言了一句,轩辕一荡,八荒在手,顷刻转起身法入了人群,此两剑是幽谷首主独孤氏所铸,削铁如泥,破盔斩甲。竟凭着一人之力,生生搅得打头军士难以前行,眨眼便败去数十人。

  “这小子身法慢了。”道衍眉色紧皱,“到底还是一人之力。”

  萧衍点了点,回身喊道“各位,如今只能等你们谷主那边的消息,千万撑住!”言罢拾起身旁朴刀,“哑儿,川儿,你们别下台。”萧衍足尖一点,转眼进了军阵之中,左突右闯,破敌无数。可不出多时,一清脆声响,朴刀折断,萧衍只能舍去兵刃,仅凭一双肉掌,在阵中厮杀。

  “道长!接刀!”忽然一声长啸传来,一个怪异的身影从楼顶飘下…

  ….

  “你相信这些所谓的江湖侠士能逆转苍穹?”李世民坐在楼上冷冷道。

  观音婢孤影而立,眉色坚定…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