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第六章 天变

发布时间: 2015-01-20 00:33


这是一副恐怖的画面,星辰陨落,山河无光,没有人能在这样的场面下活下来,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绝望。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地下却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山脉崩塌,河川断流,一座古老的巨城缓缓从地下升起挡在了黑水城前。

  “嗖……轰!”

  一颗颗星辰砸在古城上,烈焰炸开照亮了整片世界,震得地面颤抖,那挂银河撞在城墙上更是传出了惊涛拍岸的声响。

  “鬼门关?”

  古城上,在烈焰的映照下三个古老逡巡的大字透漏着岁月的沧桑。

  唐羽早已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所能接受的范围。

  谁能够想到天上好端端的星辰就能像流星一般坠落,谁又能想象恰好这里有一座高不知道多少万丈的巨城阻挡在此。

  这一切的一切就彷佛早已安排好了一般。

  “哗!”

  突然,璀璨的银色光泽越过巨城,如同海浪一般朝着黑水城砸下。

  这是星辰之力,巨城阻挡了一切却唯独放过了这些光泽。

  银浪澎湃,瞬间覆盖了整座黑水城,没有人能够躲过,唐羽自然也不例外。

  几乎在瞬间,他的纸身就燃烧起来化为了灰烬。

  但是下一刻,却有银色的光泽覆盖在他的魂魄上,越聚越多,而后居然为他重新铸造了一幅躯体。

  唐羽愕然,他发现周围其他人同样被银色的光泽覆盖,有的人痛苦惊恐,有的人惊喜欢快若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所措,自从来到这世界,他碰上的事情一件比一件离奇。

  “嘻嘻……当然是天大的好事了。”

  突然,一阵嬉笑声在他耳旁响起,随即一身红裙似火的紫一站在了他面前。

  “是你?”唐羽欣喜若狂,上去就一把抓住了紫一洁白如玉的手不让她走脱,这一切的开始似乎都是因为紫一,他说什么也要弄个明白。

  对于唐羽的无理,紫一倒也不生气,笑嘻嘻道:“要不了几天这里将会变得相当的热闹,若是有人为难你,你就说自己是鬼帝的徒弟。”

  唐羽先是一惊,而后大喜,他不知道这个鬼帝是谁,但是能沾上一个帝字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鬼帝安排的,他要收我为徒?”唐羽兴奋道。

  紫一一个趔趄,白痴一般盯着唐羽看了半晌,一个“帝”字有多重,世上若真有如此待遇的孤魂,那一定是他亲儿子了。

  “拉大鼓扯大皮懂不懂?”紫一不得不无情的敲碎唐羽的美梦,告诉他这里将有一场机缘,同时也有一场屠杀,能不能渡过去都得靠他自己。

  唐羽傻眼,怒火瞬间没顶,若不是这臭娘们搞出的幺蛾子,他早就转世投胎了,现在不帮他不说,他还时时刻刻有魂飞魄散的下场,想想就觉得憋屈。

  奈何他的怒火还没宣泄出来,紫一又如同上次直接消失在他面前,走的时候居然还带着一脸的幸灾乐祸。

  “呼~”

  唐羽平息了怒火,深吸了一口空气中弥漫的气息,真的好香,那不是香水,而是紫一身体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他真的有了嗅觉。

  “该死的女人。”

  他叹了一口气,现在基本上已经肯定,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和紫一脱不了干系,奈何他现在别无办法,只能走下去。

  远处的高楼上,火红的衣裙随着狂风乱舞,伴随着一声叹息,火红瞬间褪去,化为一身紫裙。

  紫一远远望着唐羽的背影,心中莫名,奈何桥上挑选了一百多名鬼魂,只有唐羽从奈河中活了下来漂流到了尽头。

  其他的除了一个转世投胎也到了这里,还有一个失踪,剩下的无一存活。

  “唐羽,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啊,族人们再也撑不下去了。”

  当唐羽回到住处的时候,发现草丛伦早就回来了,不过和其他人不一样的是,这家伙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一大桌子菜扫得精光,已经撑得躺在地上动不了。

  “咦?”

  唐羽眼睛突然一亮,他发现草丛伦和他一样也凝聚出了身体。

  “难道不仅是人,所有的孤魂也都是如此吗?”

  并没有人因此而死去,相反,很多重病,甚至垂死的人都完好无事的康复了,这不像是一场灾难,反而像是一场福泽。

  “真正的血肉再生?”

  唐羽抚摸着自己的肌肤,感受着皮肤下流淌的血液,感受到了真正的生命,幸福未免来得太突然。

  不需要三魂七魄,也不需要弃药异法,仅仅是一场天变,就是这么简单。

  他不仅没有感受到欣慰,反倒深深皱起了眉头,越是如此不凡,越是让他不安。

  “还有几天的时间,我必须尽快找到一项保命的功夫。”

  唐羽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他开始继续一招一招的测试那些武功招式能用,为了生存下去,他不厌其烦。

  终于他再次得到了惊喜,乾坤大挪移和九阳正经居然都有反应,可惜的是一个有招无势,一个有势无招。

  最后他不得不将这两门绝世用武功联合起来,于是一门全新而别扭的武功就这样诞生了。

  九阳真经的心法,乾坤大挪移的招式,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威力也极其诡异。

  一处荒林里,唐羽双手如同打太极一般拨弄着,正是乾坤大挪移的招式,而他心中运转的却是九阳正经。

  “他强由他强,清风扶山岗。”

  唐羽刚刚修炼第一式,天空中顿时响起滔天惊雷,待他这一句练完,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周边无数大树化为粉末。

  他吓得不轻,没敢继续练下去,茫然的看着四周很久才想明白。

  修道本就是逆天之事,惊世的功法诞生更是逆天伐道,自然会遭到天谴。

  无论是乾坤大挪移,还是九阴真经无一不是绝世神功,在这个世界上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此时二功合一,引发异象再自然不过了。

  唐羽停下来只修招式不再运心法,他怕一个弄不好直接被劈成劫灰。

  仅仅只是起手式就如此恐怖,实在无法想象继续下去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此时,黑水城外数道身影盘坐在天空上都唰的睁开了眼睛,一个个眸子中充满了惊骇。

  “李宇,你不是说刀狂死,妖狐逃走了吗,这是怎么回事?”一位道人开口,脸色很不好看。

  李宇则更加惊骇,因为种种原因,他是唯一一个能够自由出入黑水城的修士,所以才被派往黑水城。

  他百分之百肯定妖狐逃走了,刀狂随着古塔灰飞烟灭了,可是刚刚的异象又是怎么回事?那分明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人物悟出了无上功法。

  “妖狐没死又如何?”又有人开口,语气冷漠,“千年轮回一到,越是强大的人物死得越快,道友担心什么呢。”

  “没错,我们只需要等待果实成熟的时刻,选完了好苗子,再打扫干净,又该播种了。”

  空中数道身影点头,每一个千年黑水城都会诞生各种体质,只要夺过来就能造就一大批妖孽级的天才,这才是他们所要的。

  在这几道身影背后则是一张张兴奋的年轻面孔,他们是道统中的翘楚,他们更是知道天大的机缘在等待着他们。

  “你们都听好了,每人进去只许猎杀一人,能不能夺取造化,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高空中盘坐的身影颇有些嫉妒的说道,如此机遇,可惜他们已经错过了,能够进入黑水城的只能天师境界,否则这样的造化岂能眼睁睁看着溜走。

  “哎,还是他们有大气魄啊,同一个时代的人,我们最低的已经是将级,他们却依旧压制在天师境界。”

  在黑水城外最醒目的地方,站着几个人,他们看上去同样年轻,更是只有天师境界。

  但是一个个却显得极其沉稳,特别是那一双双眼睛,望着黑水城宛若磐石一般坚定,令人敬畏。

  唐羽和草丛伦偷偷趴在城楼上将外面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那一股肃杀之气令他胆寒。

  那毫无顾忌的对话更是令他如遭雷击,感情这城中所有人都被当成了机缘,杀了之后似乎可以夺得什么不得了的造化。

  “阿伦,趁着脑袋还挂在脖子上多吃点。”唐羽对着身边的草丛伦道。

  草丛伦连一听见吃连连点头,感激的看着唐羽,第一次觉得这家伙是如此的亲切。

  唐羽叹了一口气,倒是有些羡慕草丛伦了,无忧无虑。

  外面这些人若真是杀进来,黑水城必然血流成河,特别是那高空中盘坐的几道身影,那淡淡的威压令人心悸,比之前那个叫李宇的天师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我必须变强,不能任人宰割。”

  唐羽握紧了拳头,这几天他一直都在修炼,也正是因为如此,让他感觉到越发的不妙。

  乾坤大挪移的确是不世奇怪功,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心法改成了九阳真经的原因还是怎么的,到他手里成了彻彻底底的防御功法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抗打能力绝对不俗,因为草丛伦一大剑下来也只能震得他吐血。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他至今为止居然还没有摸索出一招能够用来攻击的招式,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照这么练下去,我迟早得练成个活王八。”

  唐羽苦笑,与此同时一朵璀璨的烟花在黑暗的高空炸开,宛若生命的丧钟。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