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空调维修精英 >

 第三十五章 风雨将至

发布时间: 2015-01-17 17:14


四个多月了,慕容终于又回来了,求不喷啊!!!呵呵!小说纯属娱乐。哈哈!尴尬中,不多说,各位支持下吧!

  慕容复飞逝在大理城外的树林之中,想了想之前的情景,又是摇了摇头,暗道一句:“这什么情况啊!”

  天龙寺的枯荣对于慕容复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慕容复在日后大理又危难之时可以相助一手。不过,慕容复又是岂会因那枯荣的一句:为了大理的百姓着想的空话。而答应这费力不讨好的事!

  毕竟之前枯荣在慕容复救助了段氏皇族之后,对与后者的态度是在是不堪。

  可是枯荣在看出了慕容复的想法后,拿出了一件玉佩。这玉佩通体发白,前身有着一个大字:燕。

  不待慕容复发问,枯荣又将玉佩侧身翻转,又见二字:慕容。

  慕容复定睛看着枯荣拿出的物件,双瞳一缩。这是?慕容复的大脑立即想起幼时曾经在母亲的手中把玩过的物品。不正是此物吗?

  这件玉佩其实也是从慕容复从自己母亲得知,这是五十年以前慕容一族的供奉信物,只有当时家主才可将此物交予信任的慕容家的供奉,这件玉佩在现今的邓百川四人家中也是存在。不过此时的慕容家早已没有了此类规矩。

  慕容复立即想到这是否是自己的父亲慕容博,曾来过这里将此物给予了枯荣?

  可是这是极不科学的,慕容博既然有意诈死,有怎么会将这早已作废的信物交给枯荣。况且这枯荣若是与慕容博有关联,又怎么会对自己这般态度,所以说这是不存在的。

  慕容复思索了好几种答案,都被自己给否定了。

  慕容复看着枯荣那微眯的笑容,感觉甚是疑惑!枯荣似乎也是感到了慕容复的疑惑,也是很耐人寻味的说了一句:“;老衲深知慕容公子的疑虑,还望公子不要多虑,日后有缘公子自会得知。如今老衲只求公子能够日后能相助我大理一脉即可。”

  言罢,枯荣便将那玉佩向前推了一推,示意慕容复收下这玉佩。便转身进入茅屋内侧一草团上,打坐闭眼。

  慕容复看着那盘膝而坐的枯荣,后者犹如老僧入定目无表情,好似周边的一切都与之融合一般。

  前者拿起玉佩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去。在慕容复离去的片刻后,枯荣闭着的双眼又是睁开,哀婉的叹了口气。不知是为了什么?随后又是继续闭眼打坐。

  慕容复在收好家族玉佩之后,也是迅速出了天龙寺。此时已近傍晚,可是整个天龙寺外依旧人流不减。

  虽说今日传闻有贼人大闹天龙寺,可是缺丝毫没有减小天龙寺的人气,深知隐隐有增加的感觉。

  这不难解释,大理本就是佛家的忠实追随者,天龙寺这等国寺更是被普通百姓供若神灵。倘若有人冒犯神灵,百姓又怎能放过,都一一前来问候。这让看到的慕容复也是隐隐多明白了一层含义。

  至于是何?就不得人知了。

  大理城外东北方向,五十里外的荡燕林。一人身着黑衣,手提长剑,不断飞身急逝。此人便是借慕容复之力远遁此处的邓千寒。

  邓千寒飞身落下,喘了喘气。这一路,邓千寒不仅要飞身远去,还要时刻注意身后那四大恶人其三,还有宝屠等人的偷袭。

  “臭小子!没想到这几年不见,你这小王八蛋居然进步如此神速!”未见其人便闻其声,邓千寒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自己的风四叔来了。

  邓千寒一转身有点无奈的道:“四叔,要是被我爹知道你每次总是小王八蛋的称呼你侄儿我,你看我爹怎么收拾你!”风波恶听闻也是大笑一声:“怎么?还敢跟我玩心眼?”

  “不过你小子我是越看越气!跟着公子多年,轻功也是进步不小。四叔我差点追不上你了!”风波恶一拍邓千寒的肩膀。风波恶清楚的记得多年以前的邓千寒可是连公子都不放在眼里的“臭小子”一个!现在能有这般出息,也是替自己的老大开心。

  邓千寒也是知道风波恶的为人,也不搭话,憨笑了几声。刚欲回话,眼眉微皱,道了句:“又来了。”

  风波恶也是感受了好几股不亚于自己高手的气息。定睛看着后方不断闪烁的人影。

  一人率先落下,身形瘦小,来人正是“四大恶人”之四云中鹤,随后另外的叶二娘,岳老三也是出现在邓千寒二人眼前。

  岳老三落脚后,当即大骂:“你奶奶的,黑衣小王八蛋!你累死老子了!本来这‘六脉神剑’都要到我们老大手里了,你奶奶的非要出来插一脚!哦!不对!是插了好几脚!”说着又脱下身后大剪刀:“今天非要让你尝尝你家二爷爷的厉害!非得把你剪成十七八块才好!”

  说着就要动手,可是刚走一步,就被一只红袖手拦下,道:“岳老三,你急什么?人家吐蕃的宝屠大师还未到!怎么说也是一时合作关系,慢慢来。”岳老三脑子不好使,可是岳二娘可不傻。

  宝屠可是原西夏梁太后的贴身护卫,实力非一般武林高手可抵挡。虽说之前挨了慕容复的一招半式,可是那也是因为他对上了慕容复。

  若是小瞧了宝屠可是太愚蠢了。而且叶二娘也是明确指出了此时他们四大恶人与吐蕃属内众人的关系。

  果然,叶二娘此话一出,一直缓慢跟在叶二娘三人身后的宝屠也是出现在众人眼前。

  宝屠落身之后先是看了邓千寒一眼,随后脸色一变,变成了今日正午时,那财大气出的阔大师一般模样,道:“久闻叶二娘‘恶名远扬’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四大恶人之二!”

  岳老三听了那宝屠也是夸叶二娘为老二是名不虚传的!当即也是气上心头大吼道:“喂!你个大和尚!你知不知道我才是‘四大恶人’之二,我才是老二!”不过岳老三这边模样却是被宝屠直接无视。

  宝屠看了看不出声的云中鹤,对着四大恶人又是心中一段评价。宝屠陪着岳老三笑了几声之后也是对着叶二娘道:“不知此时你我双方是一齐出手?还是逐一出手?”

  叶二娘捋了额间一缕红发,道:“我们兄妹三人势单力薄,哪有宝屠大师你人多势众呢?不如就由大师你先出手?若是不敌我们再来联手如何?”

  宝屠暗骂一声“狡猾!”但是一想到“六脉神剑”的价值,也是咬牙心狠了一番。回道:“既然如此,就由在下出手解决此事了!”

  说着向后几人递了一个眼神,示意他们注意叶二娘等人的动作!随后上前一步,看着对面场上的邓千寒、风波恶二人。

  “今日之事,只需阁下交出手中“六脉神剑”剑谱,一切事情便可化去,而且日后若是有事可以随时差人来信吐蕃,我吐蕃随时可以帮忙一二,何乐而不为?”宝屠盯着那看不清脸型的黑衣男子。

  先前邓千寒能与自己的师傅鸠摩智交手数十招而不败,虽说鸠摩智是忌惮暗处有人,可也是显出邓千寒不错的武学功底。宝屠自问现在的状态并没有太多把握。

  风波恶听闻也是大笑不止,道:“哈哈哈!‘六脉神剑’剑谱堪称武学至尊武学,若是按阁下所说,今日你放手让这等武学交予我手,他日你若有时相求,随时可来我燕子坞参合庄!岂不更妙?”

  此时的情况已经没有外人,风波恶也不必再扮演抢夺邓千寒手中的“六脉神剑”的情况。

  所以对这宝屠这等人,风波恶也是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话语,再加上其为人也是大大咧咧。除了慕容复,谁也管不了他。

  宝屠听闻风波恶的话也是眉头紧锁道:“哼!这本就是我等辛苦从天龙寺枯荣大师处求得!你怎么如此放肆?”一听这话,在场众人无不撇了撇嘴,心道:不愧是鸠摩智的徒弟,脸皮都一样的厚!

  风波恶向前一步嗤笑道:“你还要脸?辛苦求得?拉倒吧!我看你跟鸠摩智功夫没学到多少!脸皮厚却是深的真传!今日我也不多说,谁打赢了我们二人,这‘六脉神剑’就是你们的,多说无益,收下见真章吧!”

  宝屠好似被揭了老底一般,面露凶光,大喝道:“你知道什么?家师乃是一代高僧岂能被你如此羞辱?”

  见的宝屠气急跳墙般,风波恶更是得意不止!道:“哈哈哈?我就羞辱了怎么了?你还能对我怎么样啊?想要就剑谱就动手!”

  “是吗?”宝屠向左侧移动半尺,将身形尽量让对方难以锁定,双眼陡然变得迷离许多。

  风波恶也是觉得此时的宝屠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明显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这是风波恶多年行走江湖的直觉!

  “那就休要怪在下心狠了!”宝屠大喝一声,双手向下,运气丹田。其双臂手肘处各落一柄短刃落于双手,对着风波恶直接出手!

  而邓千寒脑中早已在思索这对战宝屠的影像。更是对宝屠做了逐步分析。

  这宝屠此人在慕容家的情报系统中也是收集的不是很多,一则宝屠在原西夏梁太后身死兵败之后早已远遁吐蕃,近年来更本未曾在中原活动。也就在前几日方出现在众人眼前。

  二则其为人也是城府极深,之前也有多方神马打听到了鸠摩智一行的动向可是宝屠却是凭借出色的演技,迷惑住了所有人。而且此人在先前落身之时明显是那样冷静,岂会因风波的三言两语就搞得方寸大乱?

  不过先前层受了自家公子一招,其难以发挥出实力,此处邓千寒自己到是占优。

  就在宝屠出手的同时,邓千寒也是提剑直指宝屠,护住风波恶,一把将其拉回身后,拦下宝屠的瞬息一招。

  宝屠见自己偷袭被阻也是没来头一怒,全身功力运转全身,转身轻跳,摘下胸前两颗佛珠直接打向邓千寒双眼。

  邓千寒也是不敢轻敌,长剑横空,挡下暗器。暂时退身回去,站立风波恶身前。

  风波恶此时见到宝屠冷静面孔,回想之前种种,哪有被自己气的要跳墙的模样,当即知道自己是被后者假象所迷惑!再想想自己嘲笑宝屠师徒脸皮厚的时候,二人之间的距离早已是到了宝屠的攻击范围了!

  而且风波恶在刚才竟然丝毫没有任何防备,好似感觉自己被迷惑了一般。对!就是被迷惑!之前那宝屠的眼睛?风波恶再次盯上那宝屠的双瞳竟然觉得那双眼好似被换了一般!这实在令人诧异?这是什么武功?

  若不是自己的侄儿有防备,方才失神之余,只怕自己不死也要重伤一番!

  这宝屠实乃好算计!这是在场众人心中的对宝屠的一致评价!而且对于这宝屠的武功路数,在场之人竟然没有人能够认得出来是出自哪里?


汇佳空调维修
联系我们